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双渡》双渡酒 同人女 双渡kuso

更新时间:2020-08-04 17:11:24

《双渡》双渡酒 同人女 双渡kuso 连载中

《双渡》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好心态茜茜 分类:现代言情主角:江二娃,小青年

火爆作品《双渡》是好心态茜茜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创作,本网络小说的主线角色江二娃,小青年,精彩内容:1999年3月,一个阴云密布的下午。余红菱垂头丧气地走出人才招聘会,拿出钥匙,打开一辆半新旧的自行车,推着它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进入非机动车道。接着,她骑上车,脚用力一蹬,车轮就骨碌碌地转动起来。络绎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1999年3月,一个阴云密布的下午。余红菱垂头丧气地走出人才招聘会,拿出钥匙,打开一辆半新旧的自行车,推着它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进入非机动车道。接着,她骑上车,脚用力一蹬,车轮就骨碌碌地转动起来。络绎不绝的骑行者就像泄闸的洪水一样奔流不息,“叮铃铃”自行车的车铃声不绝于耳。宽敞的马路上,车辆来往穿梭,“嘀嘀嘀”汽车喇叭声此起彼伏。一辆洒水车一路高歌,不紧不慢地往街面上喷着水。风呼呼地吹着,湿冷的空气中,飘来一阵阵火锅诱人的香辣味。

这时,她仿佛听到了BP机叫的声音。紧接着,又感到自己的腰部轻轻震动了几下。她捏了捏手刹,把车停在路边,掏出别在裤兜里的数字传呼机看了看,急忙推着自行车,走到人行道旁的公用电话亭,摸出随身携带的IC 卡,放进磁卡电话机中,抓起话筒,拨通了对方的电话。

“喂,刚才是谁打过我的传呼?”

“妹妹,我是二哥。”

“二哥!什么事情?”

“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四川L集团L食品公司正在招聘业务员!我认为你比较适合做销售,就给你报名了。公司对营销人员的学历要求不是很高,主要是能吃苦耐劳,有良好的沟通能力。请务必在三天之内赶到杭州参加面试!”

“啊呀!三天之内?!”余红菱不禁一怔,皱起眉头说,“为什么不提前通知我呢?”

“你以为这件事是我说了算吗?我又不是老板!老板决定什么时候面试,你就得什么时候赶来。我一接到上级通知,就给你打电话。”

“这……恐怕不行,因为——”

“怎么不行?今天上火车,后天就能到达。所以你必须赶上今天的最后一班火车!”哥哥打断妹妹的话,“后天我也要赶到公司办事处开会,我们在杭州东站见面。”哥哥着重强调了“杭州东站”四个字,生怕妹妹记不住。

余红菱面有难色,说话结结巴巴。

“可是……我在成都……报了名,准备参加四月份的考试。”

“听我说——妹妹,别再犹豫了!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一定要好好珍惜!”哥哥提高嗓门,语气十分坚定。

余红菱不由得心跳加快了,脸上露出又惊又喜的神色。

“什么,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没错。L食品公司待遇挺好的,我在这家公司做业务,主管江州市场的产品销售。无论如何,你一定要准时赶到。因为我这边已经同付春经理沟通过,就等你过来面试啦!据说参加面试的有好几个人,名额有限。不过,我对你有信心!等你来江州以后,我再教你具体怎么操作。”

“嗯——既然这是个大好的机会,那么……”

余红菱挂断电话,仍旧站在原地——哥哥的一番话,使得她左右为难:我报考的两门课程,从春节前就开始准备,现已进入复习阶段……挑灯夜读那么长时间,这一走,错过了考试、岂不是白干?不行,不能半途而废。然而,接连几天,我参加过好几场人才招聘会,可还是没能找到一份满意的工作。没有工作就没有收入,没有收入又怎能在城市立足?每天都要花钱,兜里的钱一天比一天少,眼看又要交房租、水电……怎么办?随便找份工作倒是不难,可是我实在不太情愿……

就在这时,一个衣冠不整的小伙子,冒冒失失地闯进公用电话亭,厉声吼道:

“喂,不用电话就站到一边去!让开让开!我要打电话。”

余红菱瞥了那人一眼,什么也没说,迅速闪到一边。

我从农村来到城市,离乡背井、四处漂泊,苦苦打拼究竟是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谋求生存和发展,早日过上幸福安定的生活吗?现在机会终于来了!并且,是一次大好的机会——还等什么?不能再等了。得抓紧时间行动,立即行动……余红菱这样想着,紧皱的眉头终于舒展开来,重又骑上那辆旧自行车,双脚不停地踩着踏板,一路摇着车铃铛,朝着自己的出租房飞奔而去,嘴里还哼着当下最流行的歌:

“大河向东流哇

天上的星星参北斗哇

说走咱就走哇

你有我有全都有哇

……”

余红菱今年二十一岁,身材娇小,脸蛋椭圆。两道弯弯的眉毛下面,一双又大又亮的黑眼睛,仿佛闪闪发光的宝石,焕发出无限生机。一头乌黑浓密的直发,如同瀑布一般披在肩上。她穿着雪白的立领外套,深蓝色牛仔裤,脚蹬一双黑色运动鞋。

不多一会儿,她回到了出租屋。

这一带的居民房,都是清一色的六层楼的旧房子,余红菱租住的小屋,位于六层楼的最底层。这间白粉墙、蓝地砖的简装屋子,原本是房东的阳台,只有区区几个平米。拉上厚窗帘是卧室,打开便是采光极好的阳台。室内有一张狭小的钢丝床和一张小方桌,桌上整整齐齐地摆放着几本厚厚的书。

余红菱一进门,就动作麻利地收拾好东西,装进她的格子花编织袋里,背在肩上,急急忙忙来到城北火车站,在售票窗口排起了长龙买车票。排在他前面的一对情侣刚刚买到车票离开,马上就要轮到她了,不由得笑逐颜开,赶忙凑近售票窗口。

“我买一张到杭州的火车票。”

“抱歉!没有直达杭州的火车。只能先到上海,再转到杭州的车。”

“那就买一张到上海的火车票!”

不料,售票员嘴对着扩音器,高声喊道:

“旅客们:请注意——由成都开往上海的火车票,现已售完!”

旅客们听了通知,一个个蔫头耷脑、唉声叹气地走开了。

只有余红菱一个人还愣在原地,一时不知所措:唉呀——只差一步之遥!如果我能够早一点来排队就好了。现在,该怎么办?错过了今天的火车,参加面试就赶不上。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只有赶上那趟火车,才能抓住来之不易的机会——无论如何,我都要挤上车……到了明天的这个时候,也许已经走出四川的地界,距离目的地也就越来越近了。

余红菱感到焦躁不安,急忙来到咨询处打听。咨询员告诉她,上海这条线的票,不容易买到。得到的答复,使她感到非常失望。在售票窗口排队买票,看来已经行不通了。她想到这点,闷闷不乐地走出售票大厅。

怎么办?买不到票就不能上火车,不能上火车就不能参加面试,不能参加面试就意味着将会失去一个大好的机会!她一边想,一边在广场毫无目的地溜达着。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一种不详的预感越来越强烈。这时,正巧走到了退票窗口,心里又燃起一线希望,赶忙凑近退票窗口。

“请问:有退票的吗?”

“没有。退票的很少,今天一个都没有。”身穿制服的工作人员回答。

她发现眼前这位工作人员比较随和,赶忙追问:

“我到上海有急事,你能帮忙买一张火车票吗?”

工作人员无可奈何地摇摇头。

“抱歉!到上海的火车票供不应求,确实很难买到。”

希望随之破灭,无比失落的余红菱,只好离开火车站,抱着侥幸的心理坐上三轮车,去找火车票代售点(代售点为了赚钱而屯有紧缺的票)。

她在附近一连问了几家都没有。

时间越来越紧迫。她匆匆忙忙返回火车站,打算再碰碰运气。

刚到车站广场,一个满脸青春痘的男青年走到她面前。

“小妹,要火车票吗?”

余红菱急忙停下脚步,回头看着那男青年。

“火车票!你有火车票?”

那人急忙走到她身边,热情地和她攀谈。

“有,当然有。你到哪里?”

余红菱惊喜若狂,赶忙问:

“上海,今天开往上海的火车票,你有没有?”

“当然有,你要几张票?”

“一张票,多少钱?”看到希望的余红菱兴奋地问。

“票价加两百块钱。”

余红菱不由得大吃一惊,皱紧眉头。

“什么?一张票加两百!一张硬座票原价一百多,加两百太多了,太多了!能少点吗?”

“加两百还多?那你自己买票去!”票贩子冷笑一声说,转身离去。

余红菱的内心很纠结:不买吧,只怕错过最后一班火车。买吧,票价高得实在太离谱。天哪!两百块钱,相当于十多天的工资……她看了看表,距离上车时间越来越近,也就越来越着急。她咬咬牙,提高嗓门说:

“两百就两百,我买一张。”

票贩子闻声,立马回过头来,摸出一张火车票。

正当余红菱准备掏钱给对方的时候,身旁突然伸出一只强有力的大手,一把抓住她的胳膊。

“走,跟我走一趟!”

不由余红菱开口,那人就强行拉着她来到拐角处。

余红菱怒目圆瞪,竭力挣脱那人的手。

“放开我!快放开!你是谁呀?”

那青年放开余红菱的手,面带嘲笑地说:

“我说余红菱,你以前挺聪明的,今天怎么就这么笨呢?”

余红菱吃了一惊,用手拨开盖住眼睛的一绺头发。

“咦——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我又咋笨了?”

那人把头一扬,冲余红菱微微一笑。

“你仔细瞧瞧,认出我是谁了吗?”

余红菱直视着这位其貌不扬的小伙子:圆脸短发,皮肤黑黝,穿着蓝色工作服,脚蹬一双半旧的灰色帆布鞋。她把白净的手指插入乌黑的发丝,挠了挠头皮,努力地想了一下,可怎么也想不起来——奇怪,这个人居然知道我的名字!

“快告诉我!你到底是谁?如果我认识你的话,那一定是你比以前帅了。或者,是你以前长得很帅!”

小伙子被这句话弄得哭笑不得,说他丑还不带一个丑字,真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你想想,你上小学二年级时,一个高年级的男生,把你的新书丢进烂泥坑里,我把他揍——”

“哦,我想起来了。”余红菱甜甜地一笑,忙打断他的话说,“你是一班的江二娃,以前帮过我的那个江二娃!”

“什么江二娃?我叫江海平!”

余红菱理了理背包的背带。

“上学的时候,我听别人都管你叫‘江二娃’。嗨,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的名字叫江海平?对了,你把我拉到这里来,到底是什么意思?”

“刚才说你笨,你还不承认。那些票贩子的票,你也敢买!要不是我路过时一眼认出你来,你就上当受骗了!”江海平得意地回答。

余红菱把头一扭,很不服气的样子。

“我受骗!受什么骗啊?不就是多给两百元钱吗?”

“票贩子手上的票,你以为都是真票吗?实话告诉你——他们的票好多都是假票,我可清楚得很!”江海平自豪地说道。

余红菱眨了眨眼,怀疑地看着江海平。

“你怎么那么清楚?难道说,你也是票贩子?”

“什么票贩子,我才不干那种缺德的事呢!我在火车站工作有几年了。”

“你在火车站工作?”余红菱瞪着乌溜溜的大眼睛,没听完后面的话急忙问道。

“我不是在火车站工作,而是在火车站帮人搬行李。要不是早上有事耽搁,现在早就去挣钱了。”江海平解释道,“喂,你这是要去哪儿?”

“我要去上海。可是,火车票卖光了。我也是没办法,才……谢谢你,大帅哥。”余红菱调皮地说道。

“这你就见外了,虽然不是同班同学,那也是同校同学嘛!说句实话,火车票确实难买。要不这样,我每天都在火车站,等有票时帮你抢购一张,怎么样?”江海平看着余红菱说道。

“可是,我今天就必须上火车!你帮我想想办法,只要能上火车就行。”

接着,余红菱快步走到旁边的小卖部,买了两盒十五块钱的香烟递给江海平。

江海平摆摆手。

“我不吸烟。等一下,让我想想……”

江海平虽然长得不帅,但真诚的样子让余红菱感到欣慰。只身在外,能遇到一个诚心诚意帮助自己的人,真是一件非常庆幸的事情。

“你把香烟换成好一点的,我去找内部工作人员帮忙,一小时后,你在这等我。”江海平自信地说道。

余红菱急忙返回小卖部,把烟换了。

江海平把烟放进上衣口袋里,一转眼消失在茫茫人海中。

今天开往上海的火车,只剩下最后一班车了。

余红菱来到广场东北角,望着眼前南来北往的旅客和骆驿不绝的车辆,脸上浮起一抹淡淡的忧伤:江海平能买到火车票吗?若是买不到,怎么办呢?江海平还不知道我的传呼号,不能走远了,只怕他提前回来找不着人。

于是,她又来到小卖部。

小卖部有两个人:一位胖大叔和他的女儿。这家商店地处繁华的火车站旁边,随时有人来买东西。由于店面不大,店主在门前用木板搭了一个平台,上面放着两部红色的公共电话、饮料、面包、葵瓜子……

余红菱拿起电话,拨打哥哥的传呼机。在等待对方回电话的时候,她挑选了一些价格相对便宜的饮料和面包,准备在火车上食用。

这时候,店里来了一群小青年,争先恐后地挑选着东西。其中,有个人大声说道:

“动作快点,准备上火车了!”

一个矮身方脸、嗓门粗重的胖男人,不小心把木板搭的平台撞翻了,东西撒落在地。那群小青年把账一结,就飞也似的朝候车室跑去。余红菱赶忙动手把平台重新搭好,将地上的东西逐一捡起来。她的一举一动都被细心的店主看在眼里。

“姑娘,你这是准备去哪儿?”大叔问。

“我准备去上海。”余红菱回答。

“到上海的票可不好买,你买到票没有?”大叔一边说,一边从屋里搬张小凳子,递给余红菱。

余红菱不客气地接过小凳子,坐下来,并告诉大叔,她的朋友正在想办法买票。

“你是去探亲,还是去工作?”大叔又问。

“我去工作。因为要赶时间,到现在还没买到票,所以很着急。大叔,你在这里开店,一定认识不少人,能帮我想办法买一张票吗?”余红菱想抓住每一个机会,真诚地说道。

“对不起!姑娘,”大叔深表遗憾地回答,“这个忙,我确实帮不上。”

这时候,江海平垂头丧气地走到商店门口,摊开双手。

“对不起!余红菱,这次我帮不了你。”

余红菱一脸不悦,瞪大眼睛气愤地看着江海平。

“你——江海平,不,江二娃,你看看——事情没办好,还耽搁我的时间。早知道是这样,还不如在票贩子那里买一张票。亏你还在火车站帮人搬东西那么长时间,事情能不能办好?你心里就没数吗?”

“姑娘,姑娘,别着急嘛!你说你朋友在火车站帮别人搬东西?”大叔问。

余红菱愁眉苦脸,用手指着江海平。

“江二娃,大叔问你话呢!”

精彩评论:

本书延续了多年前的现代言情套路,在相当多的章节中,装逼打脸成为了推动主线剧情的引擎,主角(江二娃,小青年)也是现今网文中少见的人形自走嘲讽机,三步一嘲讽,五步一嘲讽,为了女人拉怪的能力堪称MT。好心态茜茜作为一名老资格作者,如此设定情节实在令人不解。好在各女主形象鲜明不重复,对少男少女的微涩爱恋刻画地有几分生动,所以如果适当的把你的智商降低,这本《双渡》还是有可看之处的。另外,我曾说过很多小说,简介比小说要写得好,而此书却是典型的后记比小说写得好的一本。好心态茜茜在这本书的后记里阐述了对自我认知的坚持与改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