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半盏轻纱》轻纱半解小说 H 半盏轻纱帝王攻

更新时间:2020-08-04 08:10:48

《半盏轻纱》轻纱半解小说 H 半盏轻纱帝王攻 连载中

《半盏轻纱》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姜未书 分类:古代言情主角:幻羽,灵欢

《半盏轻纱》为姜未书笔下,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试看:微风不燥,天渐渐低沉,天是地的恋人,风是它的耳语,微雨作,地说,遇你之前我百毒不侵。叶佤的雨下的很有特色,雨虽轻,可却不知不觉的湿了衣袂,天晴,山里亦朦胧,这神秘感与我们一族相似,叶佤一族,自古驻深山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微风不燥,天渐渐低沉,天是地的恋人,风是它的耳语,微雨作,地说,遇你之前我百毒不侵。

叶佤的雨下的很有特色,雨虽轻,可却不知不觉的湿了衣袂,天晴,山里亦朦胧,这神秘感与我们一族相似,叶佤一族,自古驻深山,不知今夕是何年,可并不敢有人来此冒犯,因为来过叶佤的人都知道,去过叶佤山,人就会变得痴傻,得失心疯,其实,哪里有他们说的那般邪,为了保全叶佤的秘蛊,长老们不过是让他们失忆而已。

我是叶佤一族的女子,喜欢看南疆的雨。

“灵欢,这是情蛊,可不要弄丢了。”娘将一只蛊盅放到我手上,谨慎的说道。

我疑惑,“娘,我们养的蛊都是认主的,可不怕丢。”

“这一只不一样。”娘看着我,语重心长的说着,“你生来体内便植入灵情两蛊,植灵蛊是为了护你在养蛊时百毒不侵,植情蛊却是要你莫沦陷于情中,灵欢,你十六岁了,情蛊从现在开始就该交由你自己来保管了。”

我看着娘,点了点头,并没有细问,并不懂得什么是情蛊,只知要好好保管就是。

“灵欢,木爷爷那里又出了一些幼蛊,种类多呢,要不要去看?”这是幻羽,我和她是一起长大的。

“这次可有幻蛊?”我问,叶佤一族,养蛊闻名的,我们的祖先曾助战一位将军,遍撒烟蛊,那种蛊吸入身体便会造成全身麻痹,因此,常常能因烟蛊而获得胜利,所以蛊在中原一直是种可怕的存在。

“听说是有的,还有剪蝶的幼虫呢。”幻羽说着,眉间也不由得带上喜气,叶佤的小姑娘家,最喜欢那些漂亮的蛊虫,浑身五颜六色的最好,漂亮的不像话,又能迷惑人来保命,最好不过。

“那可要去瞧瞧,说不定还能讨要些,可别被别人抢先了去。”我兴致极大,拉着幻羽便走。

木爷爷是村子里最年长的前辈,一人独居却深爱养蛊,我最喜欢的,便是向木爷爷请教些蛊的问题,顺便讨要些小幼蛊,养来玩,不知不觉,我也养了十三年的蛊了。

“木爷爷,我今儿刚得了情蛊,不知是什么用处的。”我坐在木爷爷院里的小木凳上,问着,有些东西,我未必敢问娘,却能来木爷爷这里宽心的问。

“我们灵欢也长大了啊。”木爷爷捋了捋白又长的胡须,笑眯眯的说道。

“木爷爷,情蛊到底是做什么的?”幻羽也不由得好奇,她得下个月才能拿到情蛊。

“是你娘舍不得你,若不然按规矩啊,拿了情蛊的人是偏偏要去世间走一趟的。”木爷爷说道,我不由得更侧耳细听,还有这么一说吗?

“木爷爷,为什么要去世间走一趟。”幻羽比我还好奇。

“情蛊找到你命中注定之人,便会自己融入那人的身体,若是两情相悦,则情蛊可助二人长生,若是背离,则情蛊便不会饶两人,一方痛,而另一方会加上百倍的痛。”木爷爷说着,摸了摸自己的手腕。

“木爷爷,我下山吧。”我笑着,说实话,我还真的想试试情蛊,若是有情则好,若是无情爹娘还有骁儿这个儿子,亦不会太过悲伤。

“这可不行,你尚小,可莫要逞强。”木爷爷摇了摇头,许是年纪大了的缘故,他有些疲倦。

“木爷爷可说过了,灵欢已经长大了的。”我不依,饶是抓着话柄狡辩。

这话题终究没能继续下去,我从木爷爷那里要了幻蛊的幼虫便与幻羽往回走,天闷闷的,如雾一般的雨从天而落,我低声问着幻羽,“若是你,你会去世间吗?”

幻羽一张娃娃脸格外认真,“当然,人活一世,岂能草草收场。”

我点了点头,长叹了一口气,“你说的也是哦。”

远处的天空是青灰色的,有几只燕子在雨中低行,我掏出那个装有情蛊的盒子,慢慢打开,那是只颜色血红的蛊,通体是红色,带着一对残翅,好似没有精神的样子,在盒子里安静的趴着。

“这就是情蛊啊。”幻羽不由得好奇,叶佤一族,十六岁才得情蛊,寻心上人。

其实我特别疑惑,为什么我的爹娘他们都是叶佤人,而我们却要去世间找个不懂蛊的人来成亲。

我盖上了情蛊的盖子,望天看雨。

“情蛊吗?我明天便带你下山走一遭。”我自语。

次日一早,我便以去木爷爷那里为由,向山下跑去,一路上都有蛊在拦截,好在我对蛊还是有些了解,简单的便避开了那些蛊的攻击。

站在叶佤的山脚下,风吹过我的发饰,沙沙作响。这是叶佤的服装,很有自己的特色。

我带着蛊四处走动,却因不懂人间规矩而被人打了出去,至今还饿着肚子,我不由得委屈的窝在角落里,看着店里的人吃的欢。

“你,饿了吧。”那一只干净利落的手,指节分明,手指很长,极为秀气。

他手里递过来一袋包子,散发着香气和热气,我不由得吞了吞口水,好饿。

我仔细看他,那是一张怎样秀气的脸,眉峰高挑,一双眉却细细长长的极好看,眼睛轻眨,小扇般的睫毛扑的温柔,略薄的唇勾起弧度,我不由得着迷,世上还有这样的男子吗?我慌乱,情蛊却不知何时掉在了地上,我一慌,连忙道谢去收盒子,他却伸手将那盒子捡起,我眼睁睁的看着情蛊进了他的身体,不由得更慌,这…这该如何是好。

“你怎么了?”他问,声音低沉,问着我。

我看着他,只是摇头,不敢多语,这…我该怎么说,难道要告诉他,我的情蛊看上了你,我想和你有点故事吗?不行不行,未免浮夸,做作又不礼貌,这可怎么办。

我刚想好要说什么,他却对我笑了笑,转身便离去了,天青色,烟雨落幕,打在身上细细痒痒的。

我在檐下躲雨,啃着包子,看着雨,嗯,很舒服。

精彩评论:

很多人说这本书《半盏轻纱》是古代言情小说中的一股清流,确实如此,没有过多的宅臭味和无聊的动漫女主乱入,是一本难得具有古代言情味道的小说。看这部小说的时候让我想起了去年的一部日剧,两者多少有相似的外壳,都是讲一个小说家和一群神经病女朋友的故事。当然,具体的情节还是很不一样的。作者(姜未书)说这本小说本质上是一部后宫恋爱喜剧,恕我直言,我是没看出有多少喜剧的东西出来。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