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家酿》自酿威士忌 同人志 家酿鬼畜

更新时间:2020-08-03 19:01:57

《家酿》自酿威士忌 同人志 家酿鬼畜 连载中

《家酿》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浮笑三生 分类:古代言情主角:陆风,秋洄

优质作品《家酿》是浮笑三生新出的一本古代言情类作品,情节中的天选人物是陆风,秋洄,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出神入化,可以看一下。书中主线围绕:“爹,您不用与我同去,我自己就可以了。”秋洄说着朝秋绩摆手,带着安子从东院往北院去。“您该忙什么忙什么去吧,”她走出十几米回头发现秋绩仍负手站在原地,眼中意味深长还裹着浓浓的担忧。一个小心眼老头的考验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爹,您不用与我同去,我自己就可以了。”

秋洄说着朝秋绩摆手,带着安子从东院往北院去。

“您该忙什么忙什么去吧,”她走出十几米回头发现秋绩仍负手站在原地,眼中意味深长还裹着浓浓的担忧。

一个小心眼老头的考验而已,她还没怕呢,他怕什么?

秋绩意识到自己失态,笑着点点头,转身走了。

秋洄见他离去,也大踏步走了,却不知她方回过头去,秋绩又停住了脚,一双深邃的眼睛紧紧锁住她的身影,直到再也看不见。

良久,他叹了口气:是时候做好周全的准备了……

秋洄记性很好,上次老唐带她在秋香坊转了一圈,她便将这里的布局摸了七七八八,安子不大识路,她便领着他抄了最近的道,一路上虽没遇上几个人,却都热心地同她打招呼。

“少爷来学酿酒了……”

秋洄笑着点头,“是呀……”

“学酿酒好,学了酿酒之后……反正就是好!”

秋洄再点头:“是呀!反正比闲着好!”

“少爷一看就聪明,将来肯定大出息……”

秋洄咧着嘴嘿嘿笑,安子骄傲仰头,“那是必须的!”

…………

陆风双手环胸倚在门框上,瞥见那个一路笑一路来的身影,站直身子吐了嘴里叼着的秸秆。

她今日穿了水蓝色的长衫,头发悉数束到头顶,看起来干净又利索,嘴角挂着一抹浅笑,心情很是不错的样子。

也不知道等下还笑不笑得出来了?

陆风轻笑一声,扬起了尊贵的手。

秋洄看得一愣,打招呼吗?她不确定的抬起右手,爪子举到半空,却见那只白瘦纤细淡青色血管隐隐可见的手臂横在了安子面前。

“闲杂人等免进!”他言简意赅道。

“……我……我陪少爷来的……”安子不确定地看向秋洄,却发现自家少爷紧紧握着半空的小手,一脸便秘的表情。

秋洄缓缓放下手,朝陆风粲然一笑,“陆小哥说得对,我是来学艺的,拖家带口影响不好!”

说着给安子递个眼色,“你先回府等着,中午帮我带饭过来!”

安子讷讷应了乖乖离开,陆风眼神却变得愈加嫌弃了。

他领着秋洄进了院门,却始终跟她保持两三步的距离,“大少爷可想清楚了?酿酒可不是闹着玩的,你若是一时兴起,我劝你还是就此止步回去过你的清闲日子吧,所谓开弓没有回头箭,”他看起来颇为诚恳,劝道,“你若是日后喊苦喊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话,怕是再没有人相信你喽!”

这是害怕她扛不住陆老的考验,提前打预防针吧?

秋洄笑笑,“我又不是为别人学的,陆小哥你……”

“别喊我哥!”他打断道,“你是正经儿少爷,我哪敢跟你称兄道弟?”话虽如此说,语气还是硬邦邦的。

秋洄早见识了他的犟驴脾气,话说得难听,心却不坏,当下道,“敢不敢都已经是了……”见陆风不解,解释道,“我听我爹说你自小跟在陆老身边学酿酒,他是你爷爷也是你师父,将来陆老教我酿酒自然也成了我师父,你比我年纪大又比我先来,我论理是不是得唤你一声师兄啊?”

陆风闻言轻哼一声,不屑道,“你还想将来,还是好好想想眼下吧,到了,”他说着一掀帘子进去,秋洄忙抬脚跟上。

屋里半人高的土坯上几个光着上身的汉子赤脚来回跳动着,手里大大的铁锹不断贴打边缘,下面的伙计拿着笤帚往边上来回扫着。

秋洄凑近一看,才发现这黑乎乎的东西不是泥土,竟是酒曲,却听陆风道,“新来酒坊的伙计都要从踩曲做起,这可是个体力活,最能考验人的意志力,不是一般人就能干的了得,有些伙计刚来两天就干不了了,腿肿的得有这么粗,”说着比出个碗大的手势,拿眼瞧秋洄的反应,却发现秋洄一双眼睛只顾着盯那几个大汉,具体来说是他们踩曲的脚。

“这踩曲有什么特别的要求吗?”

她问道。

比如节奏如何,踩到何种程度。

“也没什么,”陆风含糊道,其实他也没踩过曲,自是不知其中滋味,但想起爷爷布置给自己的任务,还是忍不住偷眼去看秋洄的小身板,突然伸了手过去,“就是得把上衣脱了……”

察觉到衣领一紧,秋洄警觉地往后退了一步,“你干什么?”她皱眉道。

陆风讪讪收了手,轻咳一声掩了面上的尴尬,“你不是不知道吗?自己去踩踩不就行了,”顿了顿又理直气壮道,“这踩曲是技术含量最低的活,你若是连这个都不愿意干,还是趁早放弃好了……”

原来是拿踩曲来考验自己?

秋洄眯了眯眼,又瞧了那几个汉子一眼,发现几人已是汗流浃背,她不怕吃苦受累,相反,还挺想去感受一下踩曲的感觉,但让她脱衣是不可能的,可若是不脱衣,即便上去了,不一会儿汗水就会湿了衣裳,十二岁的女孩子身体已经发育,到时身形毕露怕是会惹人怀疑。

所以,这踩曲她无论如何也踩不得。

陆风见她犹豫,出声道,“怎么?怕了?”又一扬嘴角,“这更难的还在后头呢,你这个干不了,其他的想干也干不成。”

言外之意,这个考验过不了,游戏就可以到此结束了。

秋洄苦笑一声,说道,“这干我是愿意干的,只怕心有余而力不足,你怕是不知道,我那次除了脸上肩上也受了伤,大夫嘱咐我不能随便脱衣裳的,万一感染了岂不是会耽误我学习酿酒?”

陆风没想到她口齿伶俐到这个地步,又不能当众扒了她的衣裳查看,当下黑了脸,说道,“我只是传话罢了,你不愿意也罢,只当我没说过,今日便到此为止吧,你什么时候伤好了什么时候再来吧……”

只是到时候爷爷愿不愿意再给你机会便是另一回事了。

秋洄又如何不明白他的意思,转转眼珠讨好道,“我想到一个两全之策,陆小哥听了能不能答应我一个小小的要求?”

精彩评论:

以古代言情为背景的小说很多,但《家酿》却是相当有味道的一本,浮笑三生作为一名职业律师,写得东西也十分严谨而又不乏趣味。在浮笑三生的设定中,男主角(陆风,秋洄)其实是不那么重要的,他起的作用更多的是推动剧情和衬托各色女主角。但实际上,随着剧情的逐渐展开,随着陆风,秋洄由棋子逐渐变成棋手的成长过程,他似乎跳出了浮笑三生的限制,形象也变得愈加丰满起来。我觉得这是很有意思的一件事,记得金庸在某小说的后记中曾说过,往往小说情节的发展会随着主角性格的设定而偏离作者原先的规划,甚至作者都无法干预了。扯远了,前段时间有问

《家酿》免费阅读章节: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