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罡煞天魔曲》天魔元煞的弟子 MB 罡煞天魔曲章节在线试读

更新时间:2020-07-21 08:22:07

《罡煞天魔曲》天魔元煞的弟子 MB 罡煞天魔曲章节在线试读 连载中

《罡煞天魔曲》

来源:互联网 作者:胜胜创作 分类:修真主角:巨剑,霍天达

《罡煞天魔曲》作者:胜胜创作,修真类型故事,主要人物:巨剑,霍天达,本故事精彩内容:天缘一声大笑:“哈哈哈哈,阿弥陀佛,魔教淫贼,你以为老衲真拿你没办法了吗?今日老衲专门前来为你送行,岂能不多带几份厚礼?还有更好的大礼等着你,就看你能接多少!”与此同时,所有门派宗教掌门腾空而起,与天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天缘一声大笑:“哈哈哈哈,阿弥陀佛,魔教淫贼,你以为老衲真拿你没办法了吗?今日老衲专门前来为你送行,岂能不多带几份厚礼?还有更好的大礼等着你,就看你能接多少!”

与此同时,所有门派宗教掌门腾空而起,与天缘并肩,均露出了自己的法宝。官飞云恶狠狠的瞪了天缘方丈等人一眼,冷哼一声道:“哼哼,就凭你们?”

再说司徒远三人那里,眼看数道青光直接袭来。司徒远憋足口气,右手食指和中指在左胸前伤口四周用力点了几下,止住血液继续流出。用功强制压下身体里的内伤后,一剑挥出。一柄长约数万丈的虚幻之剑出现在身前,向着数道弧形青光挥去,在于弧形清光碰触时,弧形清光冰融水,消失的无影无踪。而那柄长约数万丈的剑影直接逼向官飞云。

此时早已被天缘方丈搅分心的官飞云,根本没有在乎身负重伤的司徒远还会站起来攻击自己,正准备与天缘等人交手时,突感侧身一阵凉意。来不及看一眼,出手就是一拳向侧身轰出。一只狼面虎身,四肢为人体的怪兽突然出现在其身旁,身影巨大无比,手持一把流星锤。锤约莫数丈大小,铁链数十万丈之长。半蹲姿势,欲向前扑出。巨剑迅速临近,怪兽突然起身,扔出手中流星锤,缠住巨剑。巨剑幻影发出剧烈的颤抖,五息过后“怦怦”数声,流星锤铁链断裂。巨剑直接插入怪兽体内,欲要穿透而过。怪兽双手迅速牢牢抓住将要穿透自己身体的巨剑,仰天一声狂吼,双手用力一捏。只听”嘣嘣”几声,巨剑由怪兽捏住之处慢慢化为灰烬,制止剑柄。巨剑消失后,怪兽低下头,由头至脚,变成一股黑烟,慢慢消散,消失无影。司徒远喷出一口鲜血,倒退几步,强制立稳步伐。

在同一时间,少林天缘方丈早已借机向官飞云发起攻击。而此时正与数位门派掌门大战的官飞云突然捂住胸膛,也同样喷出一口鲜血,迅速退后几步,略作瞬间的调整,继续战在一起。

天缘方丈使劲敲响木鱼,波纹一番番回荡,声音极为刺耳,附有一股威压之感。官飞云一时受波纹影响,眼睛和腮帮一下鼓起,满脸涨得通红。

借此良机,无极宗宗主冷天凌,和定月师太,霍天达等十几个掌门一起冲向官飞云。一些武功高强的江湖散士也腾空飞起,扑向官飞云。所有门派弟子一起冲向上龙殿平台之上,团团围住,水泄不通。一时之间,呐喊吵杂声四起,场面混乱一片,均抬头望向空中之战。官飞云扯乱衣襟,将古琴背上一背,疯了一般,狂吼一声,向数人扑去。双拳不住隔空挥舞,数道气波冲向天缘等人。各自都使出全身解数,来抵抗官飞云的攻击。数个掌门和一些江湖散士在抵抗一拳余波之威时,均被从空中击落,倒地后连喷数口鲜血。

而此时,趁混乱之际,有一人早已偷偷开溜,此人正是月剑山庄庄主穆聚贤。

少林方丈踏空一个健步跨向官飞云,两人各对一掌,彼此都被对方的内力弹出很远 。冷天凌,定月,霍天达数人趁机攻官飞云不备。官飞云双臂挥开,面带微笑看着数人,倒飞向一尊石柱之顶。不待数人临近,却又迅速冲击而去,连续推出数掌,数个球状气波击向天缘等人,天缘等人连连避开,在气波落地时,地面“轰轰”炸开。冷天凌一剑挥出两下,长长的两道剑气直接劈向官飞云,定月隔空一佛尘横扫而去,一道气波拦腰撞向官飞云,霍天达迅速临近官飞云,一剑挥出,剑影连连,绕着官飞云全身劈下。其他门派掌门也使出全身功力,齐聚而至。所有攻击还不等到来,官飞云突然双手成拳,用力狠狠的伸展开来。一个由气流形成的球状 七层笼罩起全身,迅速膨胀炸开。距离最近的霍天达被震落,退后数步,险些栽倒,一口鲜血喷出,神情顿时萎靡不振。迅速连拍胸口数下,盘膝做第惊醒快速疗养。定月师太被震退出去,隔空几个盘旋,才稳住身影。心脏怦怦乱跳,咽喉一阵血腥之味泛起。冷天凌的两道剑气在与圆形气流层相撞时,一道瞬间消失,另外一道,在消失一半时,气波炸开,没有任何阻挡的情况下,穿透官飞云右臂。

官飞云看了看右臂,双眼通红,露出极度恨意,发狂了一般,冲向冷天凌。冷天凌急速后退。天缘方丈迅速将木鱼悬空放在双掌之间,施加全身内力,木鱼在其双掌之间不停转动,又迅速一掌推出,逼向官飞云。随后取下颈上念珠,捏在右手之中,冲向官飞云。司徒远观察了半晌,脚下一个踏步腾空而起,冲向官飞云。数个掌门人手持冰刃也迅速向官飞云飞去。地面之上,两女子盘膝坐在地上,手握乐器,迅速弹奏起来。一道道乐曲形成的银丝射向官飞云一人。

临近数人,官飞云以徒手相搏数人。几圈下来,一时胜负难分。官飞云迅速向后飞去,至天魔殿外,一株高大的枯树枝上。右脚相挂,左脚勾起,在枝头摇摇晃晃。

整个枯树上,只剩下不多的几片叶子。每片叶子上都沾有几滴露水。晶莹透亮,似珠宝一样。正逢太阳冒出山尖,光线照在水珠之上闪闪发光。随着官飞云的摇摇晃晃,水珠在叶子上来回晃动,摇摇欲滴。

数人快速临近官飞云,官飞云也突然扑向数人。在其离开树枝的那一刻,整个枯树剧烈的晃动,每片叶子上的露水从叶片上滚落下去。官飞云双手四指向后一伸,所有落在半空中的露水向其手中凝聚而来,又迅速向司徒远等人推去。推出手中露水后倒飞回枯树之上。嘴角露出一丝阴笑。内心暗道:“一群卑鄙小人,伪君子,本座今日就要你们给我陪葬。”水滴凝聚而成的一团水迅速化为一波滔天巨浪,将官飞云与司徒远等人隔开,看不清彼此,冲向数人。

官飞云正在得意之时,却突然发现天缘的木鱼从水幕穿透而来。轻声一个冷笑,看都不看一眼。在木鱼即将临近时,刷袖一挥,欲将其毁灭。但却令其出乎意料的是,官飞云的衣袖挥出,对木鱼没有任何半点阻碍之力,更没对木鱼有半点损坏。官飞云急速闪躲,由于粗心大意,但还是晚了。木鱼一下击中其胸部。官飞云直接被抛出,身体穿过枯树枝头,树枝层层断裂,落在天魔大殿外的平台之上。“嗵”一声,官飞云的身体重重摔在了地面之上。捂住胸膛,连咳几声,吐出数口黑血,夹杂着心脏碎末。强忍剧痛,站起身来。注视着巨浪的一幕幕。

巨浪所过之处,地面上所有的门派弟子,死伤惨重,所剩无几,屈指可数。跟随司徒远的两名女子和霍天达,也在其中。平台上,有一个地方极为显眼,少了一张石板,一个人头露出地面,此人正是孙地行。在其后方不远处,两人盘膝而坐紧紧靠在一起,显得极为虚弱,这二人正是黑白双煞。官飞云内心一阵惊喜。随后抬头看向空中司徒远等人。虚幻巨浪慢慢远去,消失无影。空中再无一人。地面之上,却多出了几人身影。他们就是司徒远,天缘,定月,等还有其他几个门派掌门。一些江湖散士和其余掌门人已不见身影,不用分说,早已人亡尸毁。司徒远等人静静立在地上,每个人嘴角都溢出大量鲜血。片刻,几人“噗通”倒下,晕死过去。司徒远和天缘定月显得虚弱不堪,样子也十分狼狈。

官飞云一阵狂笑:“哈哈哈哈,我看今日我到未死,你们却要先死在这里了,哈哈哈哈,老天啊,你是在刻意帮我吗?哈哈哈哈。”官飞云抬起双手,仰天长笑到。

天缘怒视官飞云,连咳几声,冷嘲道:“阿弥陀佛,天要人亡,必先让其疯狂。死到临头,还不知悔改。”

官飞云瞪着天缘嘲笑道:“哈哈哈哈,要我亡?就凭你们现在,几个落水狗?杀得了我吗?今日你们是否能活着离开这里,还看本座愿不愿意答应。老秃驴,死到临头还敢如此猖狂?先让本座取了你的性命再说。”说完腾空冲向天缘方丈。

天缘紧闭双眼,试图用尽全力再搏最后一击。其全身颤抖,双手不停的抖动。官飞云一边飞向天缘一边喝到:“老秃驴,不用白费心机了,今日就是的圆寂之日,我现在就送你去西方极乐世界,记得下辈子不要再做秃驴。”

在官飞云即将临近之时,方丈突然睁开双眼,将手中佛珠向空中抛洒开来。佛珠在其身前不停旋转,速度越来越快,直至佛珠绳断开,佛珠不受操控向官飞云撒射而去。因为对木鱼的大意,而导致身负重伤。此次,官飞云见所有佛珠射向自己,立刻警惕万分。迅速倒退向后飞去。双掌在身前来回舞弄几番,又一掌推出,一个诺大的圆形透明状气囊制止住了佛珠的前进。所有佛珠受到气囊的阻碍,停滞不前,静止于半空。天缘方丈望向佛珠,额头泌出豆大汗珠,脸色苍白一片。双手迅速又是一掌推出,佛珠向前逼近一段距离后依然停滞不前。气囊也随之退后。推出最后一掌,天缘方丈喷出一大口鲜血。捂住胸口,晃晃悠悠,倒退几步,一屁股坐在地上,赶紧盘膝而坐,闭上双眼,打坐疗伤。已无心再去理会佛珠动向。

天缘方丈最后推出一掌,还未坐地,司徒远紧接天缘一掌之后,用尽全力,双掌齐出,一股强大狂风般的气浪推动佛珠,逼退气浪。这一切都是在瞬间完成,发生的极快,让官飞云措手不及,还未来得及反应开来,所有佛珠已至身前,闪躲和对抗了大部分佛珠,但还有部分穿过其身体。官飞云只感觉全身一阵剧痛,眼前慢慢恍惚。其强忍剧痛,向前蹒跚走出两步,顿时感到全身犹如千斤沉重,再也无法移动半分,定立在哪里一动不动,恍恍欲倒。

就在这时,一个黑影横空出现,直击官飞云背部而去。此人身法快捷,犹如一把尖锥。官飞云闻风迅速转身,因其身负重伤,反应迟钝,还是晚了一步。情急之下,一掌推出,黑影人同时也一剑刺向官飞云。掌剑相对,官飞云右手被一剑刺穿,其左手又迅速一掌击在黑衣人脑门之上。只听一声惨叫,黑衣人落地身亡。身亡之人正是月剑山庄庄主穆聚贤。尸体倒在地上,其脑门一个黑黑的掌印,嘴角溢出黑血,眼睛恶狠狠的瞪着,还未闭目。可能在未死之前,他怎么也不曾料到,自己会被官飞云轻而易举的杀死。

此番正如官飞云所说,即便是死,也要鱼死网破,做最后一拼。此时的官飞云已无路可走,自知今日难逃一死,因此在死之前,能杀一个赚一个。死了,也要多拉几个垫背的。可能在穆聚贤看来,官飞云受伤严重,杀之,是轻而易举之事。却不曾料到,官飞云是心狠手辣之人,如果明知官飞云会做最后全力一击,会带给他死亡的代价,穆聚贤断然不可能如此鲁莽,也不会断送性命。官飞云杀完穆聚贤后,又一次连吐数口鲜血,脸色一片苍白,摇摇晃晃,几乎不能站立起来,似风一吹,随时可能倒下。

当穆聚贤被官飞云一掌击亡后,在其侧身,忽然又出现 一个白色身影,速度如闪电般,身影恍惚,飘忽不定。官飞云还没来得及反应,身影已悄然而过,定立在其另一侧,静静站在哪里一动不动。 此人也正是在殿内消失无影的幻缥缈。 官飞云也是一动不动,瞪大眼睛盯着前方。两息后,官飞云颈上露出长长的一道血痕,鲜血不住的留下,嘴角也溢出大量鲜血。司徒远等在场的所有人,瞪大眼睛,看着眼前的一幕,惊愕万分,有冲满了庆幸的目光,有嘲笑的言语,有怜惜悲伤的哀叹。于是数息过后,官飞云的人头,一骨碌从身体滑落下去,滚在了地上。其身体依然静静伫立在那里一动不动,至死还背着那尊古琴。

魔教,数百年的悠久岁月,就此断送。官飞云,一代袅雄,威名远扬,人人皆知,天下之人,人人畏之,就此离去,命丧于此。魔教,被灭。

精彩评论:

《罡煞天魔曲》,我想只要对网络小说有一定了解的朋友都不会对这个名字感到陌生,这本书当年确实是火的一塌糊涂,实体销量屡创新高,改编的游戏也大获成功。很多人说,这部小说本质上是一本披着修真外皮的言情文,但就算是言情文,在对人物的勾画和情节的描绘上也是可圈可点,巨剑,霍天达这两个主角的名字至今让人印象深刻。可惜的是,胜胜创作同志一直在吃这本书的老本,后续较有名的作品也不多,这里我引用一名网友的评论:“与其说是作者江郎才尽,不如说是一位作家不思进取过度透支之后的常态吧。”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