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花落花开,不管流年度》花落花开叹华年 cj 花落花开,不管流年度同人志

更新时间:2020-06-28 08:13:59

《花落花开,不管流年度》花落花开叹华年 cj 花落花开,不管流年度同人志 连载中

《花落花开,不管流年度》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岁月常歌 分类:仙侠奇缘主角:师兄,景岳

《花落花开,不管流年度》为岁月常歌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片段预览:出了殿门时空流和景岳站在门口神色颇为凝重,看样子他们应该是听到了刚才内殿之中的动静见我出来这幅模样脸色也愈发难看。“皎皎,你这伤是……”空流扶着我声音也愈发低沉。“***,我去宰了陈月出那个小子,下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出了殿门时空流和景岳站在门口神色颇为凝重,看样子他们应该是听到了刚才内殿之中的动静见我出来这幅模样脸色也愈发难看。“皎皎,你这伤是……”空流扶着我声音也愈发低沉。“***,我去宰了陈月出那个小子,下手真***狠。”

空流脾气暴躁每次爆粗口后都是一阵腥风血雨,我连忙挡在门前苦笑:“空流师兄,和陈月出真的没关系。是刚才师父试探他的功夫底细我不知情挡在他身前硬受了一掌才会这样。”空流听闻是我主动挡在陈月出身前受了师父一掌时脸色变的更为难看,一双眼睛像是恨不得在我身上挖出来几个血洞一般。

“皎皎,你先回去。”景岳要送我回房间休息我却扫开他扶着我的胳膊的手摇了摇头,“我在这里等他出来,我怕师父再为难他。”空流张嘴还要劝我却听见殿门打开的声音,陈月出从殿内出来脸色虽然苍白但却不似刚刚入殿时的脸色那般骇人。“你……”我与他对上眼神同时开口颇有默契,但又因着几位师兄站在这里却也平添了几分尴尬。

“你的伤可有大碍?”终是他先开口问我,我只沉默的摇头抬起头看着他道:“无事。我师父他……可有再为难你么?”陈月出似笑非笑的望着我又转过头看了看内殿的方向摇了摇头。

“那就好。你还有伤在身不如早些回去休息。”陈月出低着头轻声道;“不必了,我要走了。我与唐门之间的恩怨还未清结,也还有一些事情没有去做,所以今日就要下山了。”我听了这话心中一急手却已经伸了出来拽住他的手道:“你不能走。”

我这言行颇为大胆,站在门口的几位师兄都不由得转过脸去,景岳背过身去轻咳了一声低声喊了一句“放手”,我听见了又看了看自己的动作的确是大胆了些,颇为慌张的收回手背在了身后不敢抬头。陈月出见我这般模样轻笑了一声我连忙抬起头瞪了他一眼转过脸去不再看他。

“师父。”气氛颇为尴尬时师父已经站在殿门处看着我们这群人铁青着一张脸,景岳耳力极佳听见身后的动静连忙回头见到师父时他也颇为意外躬身行,“师……师父。”几位师兄见状也都不太自在。

我更是吓得跪在地上不敢抬头看着师父。“皎皎,你随为师进来。”我听见这话心里更是忐忑不安指尖也愈发冰凉,用力的握着自己的衣角仍旧在犹豫是不是要找个师兄给自己拉个垫背的。“空流师兄……”我哀求的看着空流轻声喊着他,空流也只是无奈的摇摇头,我又转过脸去看着景岳,他也颇为无奈的摇头。

陈月出却是对我眨了眨眼睛嘴角微微上扬,看样子他并不担忧我。“快进去,师父若是怒极恐怕会罚你更重些。”我听了景岳这话连忙道:“是。”我拖着两条灌了铅一般沉重的双腿迈步进了殿门。

师父背对着我正给桌上的一盆兰草浇水我还未靠近师父就已经开口:“伤势可严重么?”师父的口气随意我却听着极为沉重连忙跪在地上请罪:“师父……”还未开口就已经听见他用力的将茶盏放在桌上发出‘当啷’一声,心头更是一颤叩头拜倒在地。

“你今日真是放肆。为师是平日里太过宠爱你,让你涨了胆子。”“师父,今日是司婼任性妄为还请师父息怒。”我悄悄抬起头瞥了一眼师父见他并未有其他的举动心里便清楚了他并没有真的动怒,不过就是端出一副架子吓唬我罢了。心里也不禁松了口气,轻声道:“师父,我知道错了。”

“哼。知道错了?”我连忙点头一副乖巧顺从的模样师父见了也终是松了口气道:“罢了,你起来吧。肩上的伤还疼么?”我见风平浪静又换上了平日里常用的吊儿郎当的语气:“无事无事,师父不必担心。我这条命还是经得起锤锤打打的。”说话间师父从桌上取过一个药瓶交到我手里,“这药疗伤有奇效。你将这样外敷内服三日后便可痊愈。下次再有这种事情为师绝不会手下留情。”

我连忙应了他的话,不过最近也不知道为何,和师父在一起说话时总是觉得浑身不自在,好像以前并没有这般感受。“皎皎,你觉得那个陈月出为人如何?”师父突然转了话锋我心头一颤只好装出一副没听懂他在说什么的表情。“啊?什么为人如何?”

师父看着我冷声道:“你听懂了,回答为师。”师父一向是最为了解我的,他知道我是在装傻如今我躲也躲不过去只能硬着头皮回答道:“徒儿觉得……觉得陈公子为人风光霁月,也算是人中龙凤。”

“看来你是颇为欣赏陈月出了?”我连忙摇了摇头道:“徒儿的意思是……我与陈公子只不过是萍水相逢,我不过是救他一命其余的并没有过深的了解。只不过……只不过几日相处下来觉得他却是个极重视礼数的人。其余的,并不了解。”

师父似是颇为满意我的答案脸上虽然依旧冷着但眼里寒芒却退了许多。“好了,你起来吧。我刚刚问了陈公子他已经想好要下山了,不过他伤还未好此时下山空徒增变数,你转告他再让他留住几日待到外伤好了再下山也不迟。”“是,徒儿明白。”

我心里想起什么突然抬起头看着师父的眼睛,他似是没有料到我会突然看向他的眼里的几分异样神色还未来得及收敛便已经被我看见,我心下狐疑却没有张口询问。师父握拳抵在唇边轻咳两声掩饰了尴尬。

“师父,徒儿有个不情之请。”师父皱了皱眉头看着我:“你说。”我犹豫着要如何开口思索片刻后才轻声道:“师父,徒儿听闻唐门与蓬莱派已经发了江湖追杀令,魇教如今在江湖之上已无立足之地。徒儿想去查清楚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还我魇教清白。”

“不必了。”我愣了一下没有想到师父竟然拒绝的如此干脆利落不给我丝毫的机会。“师父,此事事关我魇教名声清白,还请师父……”“你不必再说。这些事情与你并无干系,你只好好在教内修养调息,这些事情与你并无干系,我已经让莫痕派人去查了,你不必担忧。”

师父让莫痕师兄去查便是说明他心里极为重视这件事情,却不肯让我插手,我不喜欢这样被人小心翼翼的保护着,可我怕的就是在他们眼里我一直是长不大的孩子,想到此处我第一次忤逆师父顶撞了回去:“这件事情,我要自己去查。无论师父师兄们如何阻挠拒绝我也绝不会让自己置身事外。”

“江湖险恶,我本不想让你那么早的出去经历这些风雨。如今你是有魇教的庇护,但若是有一日你一无所有你又该如何?”“师父……”“不必说了,你出去。去静思阁静思己过,没有我的允许不准离开静思阁一步。”听了这话我只能起身离开,不顾几位师兄的呼喊冲了出去。外面天色昏暗已是乌云密布不留一丝缝隙,山雨欲来风满楼,狂风呼啸过后就是骤雨难歇。

这场大雨下了足足有三日才停,而我也在趁着这三日的大雨逃离了桓山总坛。

师父总说我还是个未长大的孩子需要魇教的庇护和他与众位师兄弟的关照庇护。疾风知劲草,我若不能脱离这个温暖舒适的地方独自成长恐怕日后就只能是一个附属品,我不愿也不想这样。

“我这算不算恩将仇报?”我看着陈月出摇了摇头,“这和你没关系。我只是一直不喜欢师父和师兄们将我看作一个孩子,总是想要将我保护在身后不愿让我经历风雨。”

陈月出闻言轻笑道:“你不觉得你师父对你很是特别么?”他这话让我有些摸不到头脑的摇了摇头:“没有。我一直觉得师父对每一位徒弟都很好。其实你也要知道,我师父与我们的年纪相差不大,在我心里他是严师慈父,更多的时候是兄长。我倒是没觉得他对我有什么不同的。”

陈月出看着我露出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右手食指弯曲用指节狠狠地敲了一下我的额头道:“就像你说的,你师傅与你的年纪相差无几,所以他对你的心思就更加难说了。”我连忙摇头否认:“怎么会,他是我师父。”

“可他也是个男人。是个只比你一旬的男人。他对你的心思,你不应该感受不到。”

“你胡说。我师父……我师父虽然疼爱我,只是因为他是我师父,你别胡说。”我的声音不知何时开始带着颤抖,冷汗也顺着额头流了下来。“你心虚了。是因为你心里也清楚你师父对你的感情不同于旁人。你害怕了。”

我用力的捂住自己的耳朵不敢继续听下去,浑身颤抖如筛糠一般跪坐在地上,脑子里却是颇为混沌。“我虽然只在山上住了几日,但是从我见你师父开始,从他对你的言行态度上看,他对你绝不仅仅是师徒的情谊。他对你不仅是师父对徒弟的保护。司婼,你自己心里也要清楚,有些人有些感情轻易动不得。”

他的话我心里也清楚,以前整日里同师父师兄们处在一处并未觉得师父对我们有何偏差,但如今细细想来,心里却一阵恶寒和后怕。“你师父对你的感情绝非三言两语能够道清楚的,司婼,你如今逃离了魇教也是好的。若是有一日你师父对你的心思再难遮掩的时候,你该在魇教如何自处,你的师兄们又该如何自处?整个江湖又该如何看待你们。”

“闭嘴,不要说了。”我捂住耳朵不敢再听下去,从内心涌上来的恐惧淹没了我的理智,我的身体控制不住的颤抖着,我开始害怕那个我自小长大的地方。对将我捡回去照顾扶养的师父开始畏惧觉得恶心。

“那日你离开主殿之后我与你师父青旼说话,那时我便觉得他看着你的眼神绝非那么简单,可当时我却不敢随意揣测,直到听了你的师兄们在殿门外闲聊时说起当初因为一个弟子对你言语轻薄便被废了手脚筋脉赶出了魇教。都是青旼的弟子,他却对那个轻薄你的人下了如此重手,无论怎么看都不像是师父对弟子的维护。”

我愣了一下,没想到陈月出只在山上住了几日便已经看透了所有事情,而我这个局中人却是一直看不破参不透。“可我心里,他是我最敬爱的师父,是我如父如兄的存在,不可替代,无人可比。我对他的情谊仅是如此。”

“可他,对你却不是这般。”陈月出的话让我沉默,的确是无话可说。有些事情一旦挑破了那层窗纸,就会如同一根藤蔓紧紧地缠绕在心口,拔不掉砍不得,只能任由伤口溃烂发炎。

如今魇教我是再也不敢回去了,一时间没有了落脚之处不知道自己该何去何从。飘萍无依,不过就是我现在这幅模样。如今真是沦落到无处可去,只能靠着自己活下去。江湖险恶,即便我逃出了魇教但在天下人眼中我依旧是那个魔教妖女人人得而诛之,多少名门正派想着将我杀之而后快。

每走一步都是刀口舔血,讨生活也真是不容易了。

精彩评论:

作为一名在仙侠奇缘界小有名气的小说作者,《花落花开,不管流年度》算是他难得正经的一本了。在本书里,作者假设主角(师兄,景岳)拥有神一般的能力,可以无限量的制造小号来推动自己的事业成长,唯一的代价就是会不断汲取身边至亲的人的气运从而给他们带来总总厄运。为了最大程度的避免天煞孤星式结局,作者(岁月常歌)理智而巧妙的让主角选择如何运用这种能力,这点我觉得是非常聪明的,这样安排剧情才不会随便就写成了无敌流或者写崩掉。具体本书我不做过多评价,诸位看官看完可能会有不一样的感受吧。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