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一朝忘川》偃月忘川落 圣水 一朝忘川健气受

更新时间:2020-06-13 17:10:08

《一朝忘川》偃月忘川落 圣水 一朝忘川健气受 连载中

《一朝忘川》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笑若孚疯 分类:仙侠奇缘主角:小四,小七

《一朝忘川》是笑若孚疯最新力作的一本仙侠奇缘作品,剧情柳暗花明,文笔妙趣横生,非常不错。《一朝忘川》精彩情节试读 再往北流五里便是有去无回鬼门关,此刻天公不作美,一大坨乌云飘到七杀头顶,窸窸窣窣的下着雨来,七杀也不捏个闭雨咒,牵着一头乾坤绳一股脑往前走的飞快。:“兄台,那边那个兄台。”荒山野岭的,怎么听到哪里好像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再往北流五里便是有去无回鬼门关,此刻天公不作美,一大坨乌云飘到七杀头顶,窸窸窣窣的下着雨来,七杀也不捏个闭雨咒,牵着一头乾坤绳一股脑往前走的飞快。

:“兄台,那边那个兄台。”

荒山野岭的,怎么听到哪里好像有人声。七杀还是自顾自地赶路,不能停不能停,为了追这烈鬼已经跑了五匹高山,两座城镇,一日都还没进食呢饿死我了,一定要赶紧把这死东西捉回去!

:“兄台!兄台!”

奈何雨是越下越大,之前还如银丝,现在都快成瀑布了,风吹着雨糊了眼睛,就耳朵也不灵光。

七杀正停在一棵树下,终于决定拟个闭雨决,却被突然从年前窜出来的小人吓了一跳,乾坤绳也陡然一松。

:“哪里冒出来的小妖!”

那小哥只到自己胸口那样高,垫着脚拿只大荷叶费力的挡住自己头顶,眉清目秀长得实在是像个女孩子,他拉了拉七杀的衣袖:“这位兄台,现下雨甚大,一时想是停不了,旁边有座破庙可以挡一挡雨,兄台快随我来吧。”

那小哥双眼很是好看,自己穿梭六界一万年间第一次见这么美艳奇特的双眸,虽说乍一看与旁人无异,但近了才晓得竟是一蓝一红的双色瞳。七杀拟了个术法好好将他查验了一遍,未曾想不是什么妖魔鬼仙,不过就是区区一介凡人。

:“啊!”那小哥一声尖叫刺耳非常:“兄台,兄台你牵着的那东西怎么没有脚阿!”

七杀被这一惊一乍吓的又是将绳子一松,刚想问他一介凡人怎么会看得到隐了身的自己,还看得到魂魄。手中一轻,只觉不好,回头再望时,白衣烈鬼已经不知道飞哪里去了。

七杀正想去寻又被那小哥死死给抓住:“兄台,太好了它跑了,快跟我去庙里烤烤火吧,等会那只鬼回来了可就麻烦了,中元过了半月,想必荒郊野外的很多孤魂野鬼的!”

被他和大雨这么折腾几下,白衣烈鬼的气味算是消散的无影无踪,此刻就算寻也不知去何处寻了。

破庙里架着一堆火,七杀现了身在火堆旁烘自己的衣裳,嘟囔着:近日该找老君算算卦的,怎么都从天界倒霉到凡界来了。

那小哥递给七杀一只烤好的红薯,香喷喷的红薯光闻着味儿就让七杀流口水了,红薯又烤得正好软甜热乎。

:“兄台,你叫什么名字?从何处来?为什么到这片荒郊野外来了?”

七杀美滋滋的吃着红薯,心里头窝的火已经消了大半,再看这小哥长得柔弱水灵,实在也生不起气来,就开始与他闲聊。

:“吾乃七杀,大家都叫我小七,我从哪里来我说了你也不信,我为何到这荒郊野外我说了你也定不信,我就懒得说了。”

小哥手里忙着烤着其他红薯,眼里放着光:“怎么我就不信了!你不说怎知我不信的!”

:“是吗,那我说了,你可听好了”七杀嚼着红薯口齿有些含糊不清,“我是从天上来的神仙,近日升职到冥界给他们捉鬼来了,就是俗称的鬼差,但是你看我仙姿绰约,威风凌凌,可不是一般的鬼差阿,方才你看见的那只小鬼本来是我抓的,不过被你一吓,那鬼挣脱我的乾坤绳逃了,说来,此事还是怪你!”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真是对不住啦。”

:“你信?这你都信了?”

七杀狐疑的看着她,仿佛再看一只精怪:“话说,你到底是不是人,刚刚怎么可以看见我与那只鬼呢?”

:“我当然是人啦,只是从小就得了病,左眼能见着一些离奇的东西。正是因为从小都可以看见,所以我信兄台,哦不对我信仙人,哦不对不对,我信鬼差大哥说的话嘛也不足为奇。”

:“病?”七杀挠了挠头,从未听过有这么个病呀?再说那也应该叫天眼,天眼可是凡人求而不得的,他居然当作是病。

:“其实我左眼捂着就见不着了,本来晚上我都会蒙着眼的,可是因为我在等我朋友回来,就不便蒙了。”

:“你还有个朋友?哦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小哥安然一笑:“我叫小四,我朋友去镇上打听去昆仑的路了,已经去了一阵子了,应该快回来了。”

:“你们上昆仑去何为?”

:“司空打听到昆仑有位仙人可以治疗我的眼疾,”说着,又递了只烤好的红薯给他,“哦对了,司空就是我的朋友,他此番正是去镇上打听去昆仑的路了。”

:“那你为何不同他一起去,晚上住在镇上总归安全些吧。”

:“今早赶路时崴了脚,何况我和司空都是随波逐流的孤儿,住客栈需要好多银子的!”

听到小四是流落至此,七杀心中又生起份爱怜,凭空变出一堆银子扔到地上:“这些够你们一路去昆仑吗?不够我再变些给你。”

小四第一次看见地上如此多的白花花银子,连忙揉了揉眼,下巴都快惊掉地上了。见着他这幅样子的小七满心欢喜,这就是师尊口中的行善积德吧,自己也已经做的很好了,不知师尊到底何时接自己回去啊。

破庙的门哐当一声从外面打开,风雨飘摇中一个二十出头的少年撑着快散架的油纸伞进了来,他面容清俊冷毅,丝毫没有善意的朝七杀望来。

:“司空回来了,”小四赶紧上前接过他的破纸伞,递过去一个烤好的红薯,“司空,那位仙人是冥界的鬼差小七,小七,这就是我的好友司空阙。”

:“是人不是人你都往回带。”

司空阙嗔怪了小四一番,也不见她恼。在天界温文尔雅的仙人见多了,都不知道六界中还有比自己还不讲礼数的蛮横之人。

七杀回给他一个呲牙假笑,仙人不跟凡夫俗子一般见识,继续啃自己的红薯!

随即司空瞧见地上银灿灿的银子,撇了撇嘴:“这些?”

:“哦,司空,这些都是小七仙人变出来的,去昆仑的路还很遥远,一路上我们就可以住得好点儿了不是。”

司空端坐在七杀火堆的对面,冷冷地撇了他一眼:“上仙之物,我们可受不起。”

七杀哈哈一笑:“小四,你确定这位司空兄弟是你好友,不是他胁迫你与他一道住在破房子里的,有钱都不拿,凡人,在本神仙面前你可不要装清高阿?”

司空捡了个银子在手机抛了抛,缓缓道:“仙上到底不是我们这些粗鄙凡人,从未使用过黄白之物,又怎么知其斤两呢?不知这是用树叶变的还是羽毛变的呀?”

七杀刚烤得面色红润的脸庞开始翻白,这是什么世道了,凡人见到神仙不是一般都会磕头谢恩,感恩戴德的?如今是自己守太久的星辰,神仙变的不吃香,凡人变的骄横厉害了?

七杀哈哈笑得有些尴尬:“好说好说,不过是变来玩耍玩耍。”手臂一挥,将那些银子又悉数变没了。

司空阙这才将目光转向小四:“怎么衣服都是湿的?”

小四乖乖答到:“方才不小心淋着了。”

:“你去铜像后换身干衣裳,这里我看着呢。”

:“哦。”

小四拾起地上的包裹向黄幡铜像后走去,褪去一身湿衣里衣,最里竟是一个红肚兜,她从包裹中绕开女子罗裙挑了又一件男子的衣着穿上了身。原来七杀竟未探到,小四是位女子。

雨下一整夜,大白天亮时才放了晴,几人饿得前胸贴后背,红薯尚且不能果腹,只能觅去城镇小酒馆吃饭了。

小七和司空对立而坐,好几样肉食小菜摆在桌上,他们偏偏筷子都落在了一处,两人都夹着最中间的肉丸谁也不肯松手。

尴尬,气氛极为尴尬。

小四咬着筷子,左边一眼,右边一眼,见他俩看似平静的对望中,生出一股让她鸡皮疙瘩起来一身的气流。

索性还是不管他们,操起筷子就对着一桌子美食下了手,正所谓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甜食酒肉!撑死的总比饿死的强。

风卷残云的解决掉一半,小四刁着块南瓜饼在嘴边,半晌,扯了扯七杀的衣袖:“小七仙人,我能再要一份蜜饯吗?”

空气中的沉默终被打破,小七哼了声撤回筷子,看着桌上的残羹冷炙不免大失所望:“小四兄弟,你胃口也太大了吧!”

:“小四的胃收缩自如,有吃时便会多吃一点,没吃时也能饿得。”说着,为司空碗里盛去一大碗米饭,“你们吃啊,快吃,别客气。”

七杀筷子在空中停留了很一阵儿,最后还是放弃了:“哦对了,小四兄弟,吃了饭你们准备怎么走?”

小四思量片刻,瞥了眼司空阙。只见他将盘子里的剩菜都吧啦到自己碗里,低声道:“去昆仑。”

:“那可不行!”小七摆出一副此山是他开此树是他栽的气魄,厉声道:“你家小四兄弟将我抓的烈鬼放走了,你们又白吃我一顿,怎么也得先帮我将那烈鬼抓到吧!”

司空大口大口的吧啦着碗里的饭菜,抬头只瞧了他一眼,一句不行一下子就把七杀惹火了。

七杀一脚踏上木椅,身体往前一探,去抓司空的衣领被他灵活的反身,捞了个空。七杀扑了空,更是点燃了他的火爆脾气,又一步踏上桌子,捏着拳头就要往司空脸上招呼过去,可惜踏着桌上油碗的脚上一滑,扑通一声摔到司空脚下。

司空依旧面不改色,自顾自地依旧吧啦着饭,只是屁股往边儿上移了移,给他留个能起身的位子。

下界时被封了大半的仙法,此刻真的是丢人,还丢了个大人!

七杀四仰八叉俯在地上摔得实在有些难看了,小四忍着笑意上去捞他:“小七你不要与司空置气,他从小就是这样的石头脾气,司空身手很好,我们一定会帮你抓了恶鬼再走的,你放心。”

七杀捂着腰坐回位子上,眼神幽怨还不忘瞪着司空。这下我是明白老君说的阴阳八卦,互斥互补是何意了。

:“小七仙上,如你这般风姿错约,英勇神武,在天界是行的和职位阿?”

饶有兴趣,饶有兴趣,吹牛的事七杀自然饶有兴趣,他手也不揉腰了,在下巴处抓了抓并不存在的胡须:“小仙乃是七杀星君,所谓南斗注生北斗注死,我身为六司,保天地之旦夕祸福,查六界之功过善恶是也。”

:“这么厉害,”小四像听戏折子一般,吃着蜜饯又问,“小七仙上说此番下界是升职,那冥界鬼差是有不是更厉害了?”

:“咳咳,”真是戳到自己痛处了,七杀喝了口茶缓缓,继续吹道“其实本仙人此番下界,是去冥界给那帮小鬼开坛讲法,普度众生的,只是冥界前段时间出了事,人手不足,我就暂时帮他们捉捉鬼咯!”

小四啃着爪子,继续吹捧:“小七仙上如此善良,真是六界的福分阿!”

:“哈哈,好说好说。”

旁边的司空终于忍不了,空碗落桌发出一声清脆的碰撞声,伴随着他一声轻蔑的笑。

虽他不言语,只是清笑也惹得七杀又想发火,他一拍桌子刚想发作,就被眼疾手快的小四按了下来,还顺手被她塞了几块蜜饯在口中。小四笑盈盈的望着她,甜得好似口中的蜜饯,语气软糯地问道:“小七仙人,可觉得蜜饯好吃?我告诉你阿,人每天都要吃甜食才能保持心情舒畅,喜上眉梢自然就有好气运。当然,仙上是仙上,气运之说不过图个吉利,其实小四做糕点蜜饯都是做的顶好吃的,以后找机会小七仙人一定要尝尝,可好?”

七杀脸上莫名起了一团潮红,此少年长得太过清秀,身材柔软的似个女子,声音毫无阳刚之气,简直!简直是个人妖!

一顿饭罢,七杀心疼的把袖口的夜明珠取下,让小二又送来些打包的干粮上路吃,盘算着这抓那烈鬼肯定又要淌河又要爬树的,司空一看身手这么好,力气活就让他干了,小四嘴甜,一路有他伴着也不会寂寞。嗯!自己这安排实在完美,小七在心中暗喜:我怎么又聪明了几分!师尊见着了不知该有多欣慰阿!

:“小七仙人?”

:“嗯?”

:“你为何笑的如此荡漾?”

七杀立刻端正了做派:“有吗?我方才是在心中为六界祈福,一想到六界平和福安,我就止不住露出欣慰之笑啦。”

你方才那笑着实欣慰,小四轻摇了下头,这仙人的智慧一看就不高。又炯炯有神的对上他的眸子:“小七仙人,此番我们该怎么帮你抓那烈鬼?”

:“嗯……那烈鬼先前已经被我伤了,应当跑不了多远,前面二十里有土地庙,我们去找那土地问问便可寻到。”

:“我看话本里神仙下凡跺跺脚就可以将土地召来,仙人为何不也跺跺脚?”

七杀心中一阵郁结,废话!我还有那法力早就跺跺脚就把烈鬼给抓住了!他心口不一地伸了伸腰:“呃……其实饭后走走路,对身体颇有好处颇有好处。”

精彩评论:

我在多年前,好像是杂志创刊号上曾看过对笑若孚疯的评价,说《一朝忘川》是神作,但是很担心今何在再也写不出超越《一朝忘川》的小说来。作为笑若孚疯的好基友,真是一语成谶。不管是之后的哪部作品,笑若孚疯再也没有写出和《一朝忘川》一样有灵气的作品。个人认为笑若孚疯在想象力丰富,但是行文节奏松散,故事性弱,写着写着就把小说写成了散文。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