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俏丽小娘子》秀才家的小娘子 NP 俏丽小娘子LOLI控

更新时间:2020-02-14 12:12:13

《俏丽小娘子》秀才家的小娘子 NP 俏丽小娘子LOLI控 已完结

《俏丽小娘子》

来源:互联网 作者:J是妖孽 分类:穿越主角:齐天鸣,齐天傲

《俏丽小娘子》作者:J是妖孽,穿越类型网文,传奇人物:齐天鸣,齐天傲,本故事精彩情节试读:终于到达齐家大宅时,烨天纵不禁目瞪口呆。实在是太惊人了!她知道齐家是圣天四大家族之一,但是,她万万没想到齐家的实力居然如此恐怖!眼前的所谓的齐家大宅明明就是一座小型城池!但是,据齐天傲说,这里不过是他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终于到达齐家大宅时,烨天纵不禁目瞪口呆。实在是太惊人了!她知道齐家是圣天四大家族之一,但是,她万万没想到齐家的实力居然如此恐怖!眼前的所谓的齐家大宅明明就是一座小型城池!但是,据齐天傲说,这里不过是他们众多别院中的一家!站在齐家如古堡一般黑色的大门前,烨天纵才意识到自己的力量是多么的微不足道。圣天四大家族已是如此恐怖的存在,那么凌驾于圣天王朝之上的圣门实力该是多么的庞大啊!

这时,黑色的大门缓缓打开,一个身穿黑色锦袍的老者走了出来,那老者虽须发皆白,但却精神矍铄,健步如飞。最让烨天纵惊讶的是,她根本感觉不到老者身上的剑气波动,这个老者是一个绝顶高手!烨天纵马上做出了判断。

“二少爷,您可回来了!”那老者转眼间已是到了二人跟前,看着齐天傲一脸的激动。

“杨叔,我回来了,爹在家吗?”齐天傲说这句话时,明显带上了一丝小心翼翼的语气。

“在,二少爷,你可要小心了,你这次在玉魔林擅自离队,可要好好向家主交代一番。”杨叔一边叮嘱少爷,一边向旁边的烨天纵看去。在接触到烨天纵的一刹那,瞳孔皱缩,眼底闪过一丝难以置信的精芒。杨叔不确定的问道:“二少爷,这位是?”

烨天纵没有放过那姓杨老者的一丝面部变化,她知道也许对方已经看出她的底细。但是,依旧不动声色。只听齐天傲说道:“她是谁,杨叔稍后自然知晓,现在,我要先和天纵去见我爹!”

杨叔没有再说什么,作为一名绝对忠心的家奴,他绝不会违背少爷所说的话。

在杨叔的带领下,两人走过华美精致的外院,又绕过通道般的九曲长廊。终于到了一片石林,这一片密密麻麻的石林无不是由极为坚硬的花岗岩组成,而且每块岩石造型奇特,绝不是普通的观赏物而已。果然,杨叔一个闪身进入石林,齐天傲和烨天纵紧随其后。进入之后,烨天纵才惊讶的发现这个石林竟然是一个巨大的迷宫。里面尽是机关暗道。烨天纵心里感叹道:怪不得齐家大宅跟个城堡似的,原来里面别有洞天!

直到走出石林,几人才算是到达了齐家的核心。烨天纵原本以为外面的美景已经是美不胜收,可现在才发现,里面才是真正的人间仙境,别院楼阁,奇花异草,应有尽有。而且她明显感到这里面空间中所包含的元素灵气比外面浓郁了不止一倍。倒是个修炼的好地方!

三人又穿过了几栋别院,终是来到了一间书房前。杨叔突然快速的向齐天傲略微躬身,就急匆匆的退了下去。起初,烨天纵还以为他没资格随齐天傲一同进入,才走的那般迅速。

但接下来齐天傲的表现就让她打消了这种认知。只见齐天傲在门前来回踱步,明显一副怕怕的神情,莫非他那老爹吃人不成,居然让一向高傲的齐天傲吓成这个样子?

就在她疑惑不解时,一个花瓶从屋里飞了出来,带着破空之势,速度更是快得惊人,齐天傲根本来不及闪躲,就被花瓶砸了个气晕八素。那花瓶明明速度奇快可是它虽把齐天傲砸的摔倒在地,并没有发生流血事件,只不过齐天傲帅气的俊脸上多了个犄角而已。这等控制力度的手法直让烨天纵心惊不已。

这时,一个极为震慑人心的声音传了出来。“你小子,终于肯回来了,还不快给我滚进来。居然还敢把外人给我带到这个地方!哼,既然来了外面的小朋友也一并进来吧!”

齐天傲费力的从地上爬起来,喃喃的说道:“死老头子,也不知道给我留点面子!”似乎是觉得在烨天纵面前有些丢脸,齐天傲的脸竟浮上一丝羞赧,但他还是死死的抓住烨天纵的手,走了进去。

从刚刚花瓶的突然袭击开始,烨天纵就觉得齐天傲的老爹必定是一个脾气暴躁的中年人。但在看到齐天鸣时,烨天纵才真正震撼了!

齐天鸣,看上去不过三十岁,身姿健硕挺拔,就像一座巍峨的高山一般。那张成熟坚毅的脸上一道刀疤从额角直到脸颊,却丝毫没有影响他的英俊,更添了一些成熟男人独有的阳刚。一身极为耀目的红色披风,张扬霸气。光从他的形象来看,就可以知道,这位齐家家主当真是火爆异常!

“老爹,我……”齐天傲本来打一进来就想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解释一番,好免去一顿海扁。但他发现他老爹根本就没有搭理他的意思。自从二人踏进来开始,齐天鸣的视线就紧紧盯着烨天纵,那神情就像是饿狗见到了肉骨头,激动地眼珠子差点没突出来。

“你小小年纪居然有如此高的修炼天分,一定是暗魔族人!你是谁?叫什么名字?”齐天鸣心跳不稳的问道。

“我叫烨天纵。”烨天纵看到齐天鸣和叶青云如出一辙,犹有过之的表情就已明白了七八分。她不禁在心里暗暗感叹:老***魅力还真是大!

“姓烨?你是牧纤雪和烨枫的女儿对不对?”齐天鸣的声音明显已经颤抖了。

烨天纵暗暗心惊,光听到她姓烨就推测出她的身世,看来他和老***关系绝不一般。但是,既然来到齐家,她就没想要隐瞒她的身份,她极为干脆的回答到:“对。”

“你的气质果然和你母亲一模一样,冷艳出尘。你现在一定是服用了易容丹吧?”齐天鸣虽是问句,却是极为肯定。

“你怎么知道?”这次烨天纵是真的惊讶了。

“我和你母亲,可以说是青梅竹马,从小就结为异性兄妹,她的独门秘方易容丹我怎么会不知道。再说你母亲绝美倾城,你父亲惊才绝艳,身为暗魔族的你又怎么会长相平凡!只是……我没本事,保护不了她……”齐天鸣说到这已是有些哽咽了,可见这个铁骨铮铮的壮汉对牧纤雪用情极深。

“齐叔叔……”看着这个黯然神伤的中年男子,烨天纵也是大为感动。

“别叫我齐叔叔,我是你娘的大哥,在你还没出生时,我就预定了你干爹的位置,你应该叫我干爹!”说完,齐天鸣就一脸激动的看着烨天纵,那满眼期待的小星星直让烨天纵一阵恶寒。

烨天纵尴尬地说道:“那个,我已经有干爹了,他是青云城主叶青云。”

“什么?”听到这个消息,齐天鸣立刻怒发冲冠,变身火爆老爹,情绪转变之快令人叹为观止。“居然是叶老二那个混蛋,几年不见,居然一上来就跟我抢女儿!臭小子,你给我滚过来,说说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敢落下一个字,看我不打掉你一层皮!”

被忽略多时的齐天傲只得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讲了一遍。

听完以后,齐天鸣反而安静下来,颇为腹黑的一笑,说道:“哼,叶老二那老匹夫想独占小天纵,老子才不让他得逞呢!”说完,齐天鸣展开了一个他自认为很是温柔的微笑对烨天纵说道:“小天纵,小雪的女儿就是我的女儿!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齐天鸣的女儿,齐家的四小姐!你放心,小雪的仇,我会帮你一起报,我们一家人早晚冲到圣门,也端了他们老窝!现在你可以叫我爹了吧?”

听了这话,烨天纵此刻内心倒真的是对这个火爆老爹有了几丝好感。反正多认个爹对自己好处多多,也不再顾忌,真诚叫道:“爹!”

这一声爹可是把齐天鸣喜上了天,只差手舞足蹈。但是,火爆老爹就是火爆老爹,一转脸,齐天鸣就沉下一张脸,对齐天傲说道:“都怪你这个混小子,要是早点把小天纵带过来也不会便宜了那叶老二。”

烨天纵看齐天鸣又要扔东西,赶忙说道:“爹爹,以后不许你在用这种态度对天傲哥哥说话!”

“呃……好!好!”齐天鸣连连称好,心中委屈不已,貌似自己每次都是逞一下口舌之快,充其量扔个花瓶,哪舍得真打?居然被说了,真是形象堪忧!

这厢齐天鸣郁闷不已,那厢齐天傲可谓是神清气爽,一脸翻身农奴把歌唱的表情。

这时,一个极为清澈的声音打断了众人的谈话。“老爹!二哥!”

也许是在黑暗中呆久了,这个清澈的声音立刻吸引了烨天纵的注意。她向门口看去。只见一个纤长俊秀的身影走了进来。那是一个如天使般可爱少年!大大的眼睛,高高的鼻梁,如陶瓷般白净的皮肤,笑起来唇边带着两颗小小的酒窝,直让人甜到心里。

“二哥,你总算回来了。咦?”那可爱少年似发现了什么天下奇闻一般,围着齐天傲转了两圈,说道:“二哥,你居然没被老爹修理,真是怪哉!怪哉!”

“你这臭小子,我说为什么这么急跑回来,原来是等着看二哥出丑呢。不过,这次你可失算了。有四妹在,说不定以后你都看不到你二哥被海扁的情况了!”齐天傲说着这话那得意的神情,直想让齐天鸣上去好好“教育”他一番,但碍于烨天纵的“威力”只得作罢。

“四妹?”那天使少年满脸疑惑。

“哦,天悦,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故人的女儿烨天纵,我已经认她做了我女儿,从今天开始她就是你四妹了!”齐天鸣对齐天悦说话时明显的满脸威严之色,但是当他转向烨天纵时,马上挂上了一个让齐家两兄弟眼睛差点脱窗的谄媚的笑容,“小天纵,这是你三哥齐天悦。”

“三哥。”烨天纵充分发挥了她冷酷到底的精神,淡淡的说道。

但是,当齐天鸣把眼光真正投到烨天纵的身上时,眼中立刻爆发出了一阵如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一般的光彩。

“你服用了易容丹,对不对?居然是罕见的易容丹!”齐天鸣兴奋的问道。

烨天纵登时惊讶不已。她怎么也想不通一个高阶剑师,怎么会知道自己的秘密。

看着烨天纵一脸疑惑,齐天鸣忙解释道:“小天纵啊,你别看你三哥修为不及天傲,但却是炼药师,而且天赋异禀,任何药物都逃不过他的眼睛!”

听到这个解释,烨天纵倒真是对这个三哥小小的佩服了一把。因为,炼药师可以说是这片神魔大陆上最为有“钱途”的职业。一个好的炼药师炼制出来的丹药可谓是万金难求。但是,炼药师是极为稀少的,要想成为炼药师就必须具有极强的精神力,而且必须本身是火属性修炼体。在凝气成兵时,用精神力进行操控,不是形成剑器,而是凝成实火,用来炼丹。在神魔大陆上,人们往往愿意单挑一个剑宗也不愿意得罪一个剑师级别的炼药师。因为得罪一个炼药师就相当于得罪了那些曾经欠下他人情的强者,这种报复几乎是无止无休的。

“你既然有易容丹,那你一定有化形丹,对不对?”看烨天纵没有回答他,齐天悦忍不住焦急的问道。

“对。”烨天纵淡淡的说道。

“那你吃下去让我看看它化形的过程!”齐天悦整个人都沉浸在一种亢奋的情绪里。一双大眼睛对着烨天纵眨个不停。

“哦?我让你看化形丹的药效,我有什么好处?”烨天纵脸不红气不喘的问道,那表情多少有些做奸商的潜质。

“呃……”齐天悦三人听了,俱是满头黑线。齐天鸣讨好地说道:“小天纵啊,这齐家内院是最为安全的,里面都是一些对齐家死忠的奴仆,你以后住在里面就以真面目示人就可以了,这不是一举两得的事儿吗?”

“那不对!所谓亲兄弟,明算账。既然四哥想看我化形丹的效果,就得答应我以后无条件的给我炼制各种丹药。如何?”烨天纵颇为奸诈的一笑。殊不知她这样难得可爱的表情直接把那父子三人迷了个七晕八素。

齐天悦几乎是毫不犹豫的说道:“没问题!以后只要是四妹要的丹药,我一定尽我所能,给你炼制出来!”

“好。”烨天纵看他答得爽快,手下也不含糊。暗魔幻戒直接一闪,她的手上就多了一颗通体红色的药丸,二话不说就吞了下去。

齐天悦三人立刻屏息以待。只见烨天纵的脸上泛起了一阵晶莹的亮光,渐渐的那亮光把她整个头部都包了起来,甚至蔓延到了她的每一根发丝。而随着光亮的减退。那三人终于看清了烨天纵的真实样貌。一头堪比月光的银色秀发,一对烟雨朦胧的冰蓝色眼眸,如玫瑰般娇艳的淡粉色唇瓣。这是一张让日月星辰都为之失色的绝艳面庞。

齐天傲已经震撼过一次,相对来说,免疫力较强。但是,齐天鸣和齐天悦显然惊艳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父子俩第一次心有灵犀的想到一个词:妖精!

夜凉如水,月华如纱。但是,齐家内院的夜晚无疑是一副人间仙境。在这内院之中有一处最美的存在,叫做夜园。不过,现在这里已成为烨天纵的别院,改名为烨园。在这烨园之中有一种很美的蓝色小花,遍布满园。这种花叫做蓝幽草,是牧纤雪最喜欢的一种植物。每到晚上蓝幽草就会绽放出一种幽蓝色的光泽。看上去就如同神秘的蓝色波涛,醉人心神。

烨天纵静静地站在这片蓝幽草之中,她的心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平静。自从五年前她立下血咒,发誓报仇的一刻起。每天晚上除了修炼就是修炼,从来没有好好的放松过。而今天在齐家,她的心感到了家的温暖。这让烨天纵的唇边忍不住染上一抹笑意。此刻,她整个人沐浴在月光之下,周身笼罩着幽蓝色的神秘光华。

齐天策没有想到,他这几年来第一次回家就看到了这么一副美轮美奂的场景。是精灵吗?齐天策上前疾走几步,想一探究竟。

烨天纵也正好闻声回头,两人皆是一愣。“震撼”二字不约而同的浮上两人心头。

烨天纵很少会为一个人的容貌折服,但是,眼前这个男子却有让她震撼的资本。他阳刚俊美的容颜如同上天最完美的杰作,不管是英挺笔直的眉峰还是丰满的唇角都透着一股君临天下的霸气和狂野。他的眼神幽深的如千年寒潭,冰冷无情,高高在上。但此刻,却绽放着耀目的光辉!若说齐天悦是天使,那么这个男人就是天神!像神一样俯瞰众生的男子!

齐天策一向如神般没有一丝波澜的眼眸,已是染上了一层灼热,他专注的看着眼前如梦幻一般美的不真实的少女。二人就那样遥遥相望,没有人先开口,似乎,他们已经期待着一刻很久,很久。

直到满月高悬,烨天纵突然浑身一颤,一阵剧痛从手臂传到心脏。她心中惊异:没想到今天居然是月圆之夜!血咒发作的日子!她不知道为什么,不想让眼前的男子看到她的脆弱,她想逃离!可是,血咒的束缚让她已经没有力气去挣脱这种撕心裂肺的痛苦。

在晕厥之前,烨天纵只感到自己落入了一个极为温暖的怀抱,一股刚猛地灵气输入到她的体内,那要将她的一切撕裂的痛苦居然减少了几分。就在她彻底失去意识之前,听到一个雄浑磁性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该死!居然是血咒!”

烨天纵只觉得她已经痛到无法呼吸,全身都在血咒的折磨下痉挛起来。她的意识已经渐渐陷入昏迷之中,唯一的感觉就是痛,深入骨髓的痛!

但是,渐渐的她感到一阵暖如烈日的温暖霸道的气息紧紧地包裹住她的身体。让她饱受煎熬的身躯感到了一阵灵气的滋润。五年来,第一次在血咒发作时,她没有痛的昏死过去而是在血咒发作后能够安然入睡。这种感觉,好温暖……

清晨,当第一缕阳光照射到烨天纵的身上时,她下意识的动了动自己的身躯,却发现自己好似被一个温热的火炉紧紧地包裹住一般,不能动弹。她警觉的立刻睁开双眼,却意外的发现一个特大号的俊脸正含笑的出现在她的面前,那男性阳刚而霸道的气息让她有一丝的不适。

“美丽的小东西,你可醒了,真是能睡!”那狂野霸气的男子颇为宠溺的说道,一边说着他的头又向前倾了几分。

烨天纵稍稍把头向后移开了一段距离,冷冷的说道:“你是谁?”

齐天策傲然一笑,霸道的说道:“齐天策!记住这个名字,因为它将会成为你生命里最重要的名字!”

烨天纵此刻心中倒是微微不解,没想到自己听着他霸道之极的口气,居然没有半分恼怒,倒是对他这种霸道狂野的性格有几分欣赏。

“那你也听好了,你的名字重不重要我管不着,我只想告诉你,以后别多管闲事!”

“多管闲事吗?我倒是想知道你这么可爱的小东西怎么会惹上血咒那么邪恶的东西?”齐天策俊脸一凝,认真的问道。

“惹上?你应该知道血咒是对自己的诅咒,如果我不愿意,还有谁可以给我身上种下血咒吗?”烨天纵反问道。

“真是个狠心的小东西,我真是对你越来越放不开了!”齐天策邪魅的一笑,又朗声问道:“你怎会出现在夜园的?你到底是谁?”

烨天纵还没来得及回答,就听见一个振聋发聩的声音在两人头顶响起,“啊!大哥,四妹!你们居然睡在一起!大哥,你太狡猾了,居然霸占四妹!”

“四妹?!”齐天策听后一阵呆愣,烨天纵倒是一副了然的表情。

随后,齐天悦就和齐天策说了事情的经过,尤其得知烨天纵居然是牧纤雪的女儿时。更是让齐天策吃惊不已。

看着眼前那两个俊美的男子,烨天纵也是一阵恍惚。没想到自己在一天之前,还是孤家寡人,势单力薄。可是今日,她居然有了一个火爆老爹,三个风姿迥异,惊才绝艳的哥哥,还真是造化弄人。她不知道的是,命运之轮就从这一刻沿着它既定的轨道开始向前,齐家四小姐齐天纵这个名字在这一刻起就注定了要为这片大陆掀起一场腥风血雨,带来一片红尘旖旎……

时光总是在不经意间悄然而逝。草长莺飞,白驹过隙。转眼间,三年已逝。

圣天城内,一家简陋的面摊之上,坐着几个布衣男子。他们行为粗鄙,手持武器,一看就是几个刚进城没见过市面的武者。

“老李,你都来圣天城三年了,怎么还是这幅德行,也没混出个人样来!”一个三十左右的壮汉粗声笑道。

“切,你们以为圣天王朝的首都是那么好混的?尤其是这三年,听说苍鸾大陆的奸细还混进过都城,咱们这武者日子越发越发难过了!”老李叹气说道。

“唉,李哥,你快跟我们说说,这三年来圣天城发生什么大事没有?”一个稍嫌年轻的男子问道。

“说起来,这几年圣天城还真出了几件大事儿。第一件事,就是圣天四大家族的齐家出了一个四小姐。听说,是个养女,但是齐家家主可谓对她是宠爱有加,言听计从。前年,齐家家主在圣华歌大卖场不惜和圣门的秦家翻脸,争夺金丝战甲,只为了送给她做生日礼物!还有齐家的三位公子,哪个不是响当当的人物,但跟他们名头齐名的就是他们恋妹成痴的程度,谁惹了这齐家的四小姐,这三兄弟非得和他拼命不可!”老李看众人被他说得一愣一愣的心生得意,又接着说道,“第二件事,就是齐家好像出了一个很厉害的谋士,为齐家经商出谋划策,从去年开始,齐家几乎垄断了这圣天城内所有的产业,俨然成了圣天四大家族之首!”

“这第三件事,说起来还跟齐家四小姐有关,就是在圣天大陆上,出现了一个极为神秘的组织,叫烨刹门。这烨刹门无所不为,只要你出的起有价值的东西,就能杀你想杀的人得到你想得到的东西。但是,没人知道这组织的底细,连圣门和圣天帝国都束手无策!”

“哎?李哥,这和那齐家四小姐有什么关系啊?”

“哦,据说,那齐家四小姐是烨刹门门主的心上人,是唯一一个手握烨刹门免死令的人!”老李说的越发得意,好像自己无所不知一般。

“李哥,那齐家四小姐到底长的啥模样,她那么出名,你一定知道喽!”

“这个……”老李突然面露难色的说道:“这个我也说不清楚,有人说她长的极美,有人说她长的极丑。但是,好像真的没人知道她长的啥模样……”

齐家内院,烨园内。

烨园在精心打理之下越发美轮美奂,犹如仙境。尤其是那一片前院,在三年里,移植了数不尽的奇花异草。如果是一个略懂剑修的走进来就会发现这片前院的仙灵之气已经充沛到令人乍舌的程度,尤其是黑暗元素,光元素和水元素,其浓度几乎是外界的十倍!

就在这片奇花异草中间的一片蓝幽草之上,正有一个少女在静静的修炼。她身边的元素能量正以一个疯狂地速度涌进她的身体,在她的身体周围形成一层气浪。这个人自然就是齐天纵了。

三年过去了,那个美的令天地都黯然失色的少女,如今更是出落得美绝尘寰。那张娇艳欲滴的玉面如今已退去了稚嫩的美丽,只剩魅惑人心的妖娆,即使是闭着眼睛,也能让人沉迷其中,不能自拔。往昔垂到腰间的银色长发,如今已垂到脚下,铺散在齐天纵的身边如一条美丽的银河。曾经青涩的身躯已凸显出少女的玲珑有致,尤其那巴掌宽的柳腰,无不透露着诱人的滋味。

齐天鸣在远处看着静静修炼的齐天纵,忍不住为她的惑人的美丽再次惊叹!他抬头仰望苍穹,内心不禁感叹道:纤雪,你看到了吗?你的女儿已是这般出色,她比你当年还要美丽出众,比烨兄还要天赋过人。我相信她,她一定可以给你们报仇雪恨。而我会尽我所能,帮助她,保护她!纤雪……

齐天纵察觉到那满含慈爱的目光,慢慢的驱散了凝聚在她周围的元素能量,缓缓的睁开了眼睛。那双冰蓝色的眼眸如今透着一股冰雪的冷艳气息,越发的闪亮夺目,醉人心神。

“老爹,你来了。”烨天纵的脸上不自觉的扬起了一抹微笑。三年的相处,她早已把齐天鸣几人当做自己的亲人。

“你这个小怪物真是让人吃惊!三年了,没有借助任何外力,你的黑暗元素的修炼已经步入了八阶剑尊的巅峰状态,光元素的修炼也已经到了剑圣巅峰,倒是那冰雪之力,提升稍显缓慢啊!”齐天鸣虽是感叹,担任谁都听得出他那话里的得意。普通人到了剑圣的级数要想提高一阶都得用二三年,随着修为的提高,修炼更是难上加难,有些人终其一生都停留在剑圣的阶段。谁能像这个小混蛋这么彪悍,一年长个二三阶!齐天鸣一想到这个小怪物是自家的娃儿,那嘴角就恨不得咧到耳朵边上。

“老爹,你不是真当我是怪物吧!那冰雪元素不同于水元素,我要压缩十倍的水元素后才能进行吸收,要不然,我没日没夜的修炼三年能只到剑师的程度?”齐天纵满不在意的反问道。

“你现在已经修炼到瓶颈了,看来是时候让你出去磨练一下了!”齐天鸣状似思考的说道。

“噢?”齐天纵妖娆一笑,跑到齐天鸣的怀里,挑了个舒服的位置,懒懒的说道:“是不是有什么好机会呀?”

齐天鸣紧紧的抱着齐天纵,眼底的笑意越发柔和,“你这鬼丫头!没错,过几天就是圣门五宗开院招徒的日子,只要是圣天大陆上二十五岁以下的人都可以参加,但是必须通过他们的考验才可以正式进入圣门拜师学习。圣门五宗之所以凌驾于帝国之上,除了他们本身的实力强横之外,就是因为帝国里所有的高手几乎都是圣门培育出来的,就连咱们四大家族都不例外!在整个圣天大陆上,也不乏一些优秀的学院,但是圣门学院可以说是最好的选择。我想让你到圣门里去学习。这对你来说绝对是一个机会,既可以了解圣门的实力,也可以更好的安排后续的计划。”

“这倒真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齐天纵的眼中闪过一抹邪恶的血光,越发慵懒的说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借这个机会,我就可以一窥圣门的实力,顺便可以登堂入室,顺手牵羊,借刀杀人,好好地搅教他们的老巢!”

齐天鸣这越听越心惊,满头黑线,冷汗连连,忍不住说道:“淡定,淡定!那圣门实力绝对超乎你的想象!这次就让你三个哥哥陪你一起去!你二哥和三哥和你一样去圣门学习,你大哥是去那儿当助教的。”

“嗯,大哥就是厉害!他现在已经是剑帝巅峰的水平了吧!”

“天策的确是百年不遇的奇才,要不然圣门也不会费这么大心思让他回去!”

齐天纵看着跟她扯东扯西的老爹,含笑说道:“老爹,今天你来不会是光想跟我说这些吧!”

齐天鸣一愣,随即朗朗一笑,“小天纵啊,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你,我今天来还有几件要事,要和你好好合计一下!”

听齐天鸣如此说,齐天纵也微微严肃起来。

“这次你到圣门学习,你一定要找机会进入圣门塔,圣门塔可以说是圣门五宗的圣地。在圣门塔的最顶层放着传说中的圣门三宝,我只知道其中之二。第一样就是血魔珠,说起来这血魔珠还是暗魔族之物,数万年前,圣门和暗魔族大战,仗着人多势众,他们打败暗魔族,抢占了血魔珠。但是,这血魔珠是凝聚黑暗元素的至宝,只有暗魔族的血脉才能够开启,所以,据我所知,圣门只是把它封存在圣门塔内,并没办法获取其中的庞大能量。”

齐天鸣说到这儿,看齐天纵的脸活像个黑锅底儿,知道这一切必定让她想到了暗魔族的灭族之恨,赶紧转移话题的说道:“这第二件宝贝,就是真正的圣门秘宝——天阳珠。这天阳珠也是凝聚天地元素能量的至宝,只不过,它是凝聚各种元素能量。虽然,达不到血魔珠那样强大的效果,但是,就是它让整个圣门所在的圣灵山变成了一处先天的灵地,圣灵山上的元素纯度要比其他地方强了五倍有余,这就是为什么圣门的高手要比其他地方强胜很多的原因。”

齐天纵听到这儿,真是有些难以想象,那一颗小小的珠子居然有那般威力!如果将之毁坏了……

齐天纵想到这儿,突然邪恶的一笑,看的齐天鸣汗毛倒竖,怕怕的继续说道:“至于这第三件宝物,极为神秘,我多反方打听也没有结果,你只能见机行事。”

齐天纵点了点头,对圣门三宝已经了然于心。转瞬间,她又谨慎的问道:“以我这个年龄,修为有些吓人,要是被圣门那帮老不死的发现了,该怎么办呢?”

齐天鸣回给她一个‘你还知道你很吓人的’眼神,气定神闲的说道:“这点儿事你老爹我早想到了,”说着齐天鸣拿出了一个戒指,轻轻的戴在齐天纵的手上说道:“这个戒指是齐家之宝,虽比不上暗魔幻戒,却也是不可多得的宝贝。它最大的功能就是隐藏人得修为,这件宝物可以说是天下共知,你是齐家最宠爱的小女儿,戴在你身上也无可厚非。”

“老爹……”天纵已经不知道要说什么了,三年的宠爱,让这个火爆的男子深深地住进了她的内心。尽管她用自己的经商手腕给齐家带来了巨大的财富,可是让不足以报答齐家带给她的关怀。

“哎呦,我们的小天纵感动了,太有成就感了!哇哈哈哈哈哈……”

齐天鸣的变脸速度不禁让天纵满头黑线,她就不明白了,在齐家三兄弟面前挺英明神武的人,怎么到了她这儿有时候就跟脑残似的。她有些受不了的打断齐天鸣的狂笑。“老爹,三哥的易形丹准备好了吗?我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

“早就准备好了,那三个小子你又不是不知道,他们才舍不得你现在的样子让别人看去!”

说完,齐天鸣很是不舍得将齐天纵又紧紧的抱在怀里,就像一个要嫁女儿的父亲一般,担心得说道:“小天纵,你一定要小心!”

似是体会到了齐天鸣的那份不安,她坚定的说道:“老爹,你放心,我一定会让圣门血债血偿,圣门注定会在我手中毁灭!”这一刻,齐天纵的身上散发出一种惊人的气势,震慑苍穹,她的眼中却渐渐涌上一层泛着血腥冰寒:圣门,我来了!你欠我的,我终究要慢慢讨回来!

精彩评论:

这本《俏丽小娘子》算不上是一本好的穿越小说,情节拖沓,人物性格转变矛盾,但是在很大程度上折射出了这个时代很多中国普通人的欲望。窃认为,现在网文要想达到“文以载道”是不太可能的,但是“文以载时"确是不难的,J是妖孽这本书,我觉得,当之“文以载时"绝不为过。在这个笑贫不笑娼的社会里,很多人包括我,看这本书会觉得很爽,但是然后呢?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