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寒心妻负心汉》寒心妻负心汉电子书 玄幻小说 寒心妻负心汉HE

更新时间:2020-02-13 17:24:59

《寒心妻负心汉》寒心妻负心汉电子书 玄幻小说 寒心妻负心汉HE 已完结

《寒心妻负心汉》

来源:互联网 作者:丁小乔 分类:玄幻主角:景云,小姐

这回给老铁们分析丁小乔撰写的玄幻新篇《寒心妻负心汉》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景云,小姐两位主要人物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摩擦呢,让我们一起往下看吧!笑完之后,大家依旧往前走,这时候不会再顾忌彼此的身份了,大家可以称呼小姐,要么就是直呼其名,这样子也是方便的。不过,今天的说些倒让她很放松很放松,彻底的放松,从未有过的感觉。等待大家笑得差不多了。景云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笑完之后,大家依旧往前走,这时候不会再顾忌彼此的身份了,大家可以称呼小姐,要么就是直呼其名,这样子也是方便的。不过,今天的说些倒让她很放松很放松,彻底的放松,从未有过的感觉。

等待大家笑得差不多了。景云忽而又问道,“仙儿姑娘,真的有和鸣个去处啊?严府真有啊?”

“哇,你以为我骗你呢?不过,没打算让你去。”仙儿说着,随意的掠了一下自己雨中的秀发,她真的没有打算让她进去,之前的话听说她不相信这些东西,只是随便的说说。

“如果我愿意去呢?”景云忽而来了兴致,认真的看着仙儿,五半点开玩笑的意思。

“小姐,你就别发疯了。”春喜再次的过来,担心的劝阻着自己的小姐。

“我是认真的。”景云严肃的说着,“只要遇到的都是缘分,不管是景、物、还是人,都是一种缘分,既然遇到大家一定要珍惜。”景云淡淡地说着,思绪好像已经拉回了很远,走进了另一个时代。

“小姐,你又说疯话,今天早晨我们在府里说什么来着?”春喜只是想阻止自己的小姐,快速的说着,忘记了其他,只要可以阻止自己的小姐,说什么都行。

“不满两位姑娘,景云近日来总是噩梦连连,说是噩梦又不恐怖,说不是噩梦又总是折磨着我。”景云这么认真的说着,仙儿看她一眼,觉得毫无开玩笑的意思,像是真的。

“既然如此了,我就告诉你,我近日来老师做一个相同的梦,梦境好像是没有过的,我好像在一个如梦似幻的地方。好像有一个穿着白衣衫的公子,他呼唤的好像是我,可是我却始终追不上,只能留下那个梦中的背影。”景云淡淡地说着。

“哦,小姐,怪不得你每天早晨起来都要画画,而且每次画完都要撕掉呢。”春喜吃惊的说着。

“哇,天下竟然还有这么奇怪的事情?”小西附和着。

“哎呀,梦境而已,白天的事情,晚上在脑中瞎编而已,不要乱想了。”春喜赶紧打岔,她真的怕她的小姐再异想天开去了那个所谓的仙境似的宅子。

“不过,梦境也是有根据的,不可能做到你从未去过的地方。”小仙忽而开了口。

“是啊,仙儿说的是对的,所以景云对你们府里的那个建造的花费高昂代价的那个宅子感兴趣,是非常感兴趣,如果方便,在下今夜就在那里过夜了。”景云淡淡地说着,风平浪静,绝无开玩笑的意思。

“啊!”

“啊!”同时惊讶的不止春喜一人,还有一个小西,虽是仙儿的提议,景云同意,但是小西觉得就是不妥。

“小姐,我可不去,我不敢,大家都知道我胆小害怕。”春喜惊恐的说着,这个春喜可真是,平日里白天,天不怕地不怕的,这晚上可就不一样了,虽说也敢外出,但是绝对的不能听到一些不好的东西,不然的话,她晚上就不敢外出了。

此时听到了这么多的传闻,小姐还要住在里面,她是绝对不敢的,她也不允许她的小姐这样做。

“不要你去,我一个人就可以了。”景云说着,好像什么事都不会发生一样,只是前走了几步。

“哇!”春喜只是在后面不停的叫唤着,根本的话一句不敢说了,因为说了也没有意义。她的小姐是不会听的。

她非常了解自己的小姐,她总是那么的有主意,只要她决定了,谁也改变不了的。

“喂,你不会是真的吧?”仙儿本来只是说笑的,哪知她会当真。

“真的,我今晚就住在里面,你们谁都不许去,第二天的早晨给我送饭就可以。”

四人就这样说说笑笑往前走。来到一家体面的大宅子门口。

“府上没有什么特殊的人物吧?”景云忽而问道。

“特殊的人物?没有,只是有一个哥哥不沾女色,不碰女人。你们不一定可以见到,见到再说。”仙儿这么随口说着。

“哦。”景云随意的哦了一声,还有这种男子啊。

其实是从山里走到这里,走了很久就进了镇子,但是诸葛景云一直没有感觉到,就这样很快来到了这座宅子前。

严公子很是热情,迅速的去叩响着庄严气派的大门,门上方挂着一方牌匾,上面扬扬洒洒书写着两个极具气势的烫金大字:严府。这两个字气势雄伟,比诸葛府上看着还要阔气。这便是严公子的府邸了。

此时,严府大门紧闭,没有一丝缝隙,恐连空气中一只飞虫也不一定可以飞进去。

严公子扣了几声,似是无人应答。

严公子见府内始终无人应声,焦急的回头。

“再等待一会儿,不要焦急啊。”严公子再次的去敲门。景云只得抬头看着上空。

不知道谁的功力可以达到如此啊。笔势飘逸随性却又洒脱不羁,想必书写这幅字的定是如仙一般的人物,随意而潇洒,向往自由自在的生活……

字如其人,不仅可以道出字的笔风精髓,并且可以明确无误的道出写字之人的性情与特点……

即使是自己的老师阿常也不可以做到!那么会是谁呢?

这时候雨小了些,春喜和严童也说笑着赶到了,不过两人已经都淋得像落汤鸡了。看到他们,仙儿更觉尴尬起来。

“不要着急,马上就可以进去了。”

随着时间的流逝,在初秋寒凉的空气中,冷汗却悄悄的爬上了额角,仙儿举袖轻拭,抬头看了看暗下来的天色,回身走到几人身旁。

“想必几位早已疲乏,不如我们以别的方式进去如何?我们现在就走。”

“我说,这到底是不是你家?若是你家你怎会叩不开门?”春喜淋了满身的雨水,忽而的答道。

“春喜,不得无礼!”景云这才缓缓地挪动了一下身子吐出了几个字,她嗓音清悠,宛如天籁,虽是斥责,语气却不愠不怒,自成威严。

仙儿在开始的时候就已经注意到了,只不过当时更注意她说话的内容,此时受到了她说话声音的迷惑,禁不住的另一种眼神看着她。

春喜看了一眼自己的小姐,忙缩回脑袋,嘟了嘟唇,低下头去。不再吭声。

“仙儿姑娘对不住了,在下管教无方,让你见笑了。”景云依旧是甜甜地说着,声音宛若天籁。

“无事,诸葛姑娘说笑了,仙儿的童儿也是如此。彼此彼此,无需多言。”仙儿深施一礼。

景云再笑笑。

“既如此,诸葛兄还是跟我走吧。”仙儿说着已经头前带路。

“仙儿,你不会真的翻墙而入吧?”小西忽而走上来问道。

仙儿没有回答他,也没有说什么。只是转身看了看景云,看她好像没有在意的样子,便不再回答小西的话语。

虽是读书之人,对于武功也略知一二,这翻个墙也不是问题。既然有主子领着,四个人迅速的跳了过去。这种刺激的游戏,不知道景云如何的认为,春喜倒是很喜欢,好久没有这么尝试这种游戏了。

四个人快速的翻了进去。因为天黑,所以不远处的景物不是很能看清楚。

“这有门为何要从这里过呢?”一个抑扬的声音传来,听起来是那么的刺耳,直接进入了景云的耳中。

听到声音,景云停顿了一下,以使自己适应过来这亮如白昼的府院。景云拍打了一下手上粘着的尘土。

稍微顿了一顿,抬眸望去,只见前面不远处走出一名男子,大约十八九岁的年纪,一身锦衣华服,玉冠束发,一看便知不是普通人家的公子。也难怪华贵,这个府邸本就华丽。

他面容俊美,身材修长,走起路来,步伐轻快,举止之间流露出贵族的气质。手中一柄铁扇不停地在手中拢合,在掌心处轻轻拍打,似是清闲惯了,在此处游玩。他此时的状态真真是花心倜傥,难得一见的美男子。

他此时就站在四个人的前面,清晰的看了一场好戏,四个人不约而同翻墙的那一幕。

这一幕大概很精彩,此时倒是有些兴奋。

“诸葛公子,这是我的二哥哥严诗礼。”仙儿快速的跑过去介绍着。

被唤作严诗礼的好像没有听见仙儿的回答一样。他只是怔怔地看着景云,有几秒钟的光景,瞬间又恢复了正常。

景云此时忽而想起路上的时候,仙儿说的话语,有一个哥哥不碰女人,不沾女色。没有人知道原因,只知道凡是触犯了禁忌的人,都没有好下场。

难道是他?可是看着他刚才看自己的眼神,怎么都觉着不对劲!

诗礼是很奇怪,虽是晚上,但是这里却是亮如白昼,可以看的一清二楚。

虽是拿着那旧油伞,洁白纤细的手指在灯光的映衬下,更显得莹白如玉。乌黑的头发简单大方,虽没有任何的装饰,却给人一种高贵的感觉。

头发上低下的几串水珠垂落,遮住了她的面容。透过珠串的缝隙看向他的神色,他却是少有的惊讶,天底下还有这般标致的人物,今天总算是见了,他可是个男子啊。

严诗礼刚才淡淡的失态,景云已经看在眼里。

“在下诸葛景,带领自己的童儿翻墙之事,失礼之处,还望诗礼公子不要介怀。在下在这里陪不是了!”

诗礼愣了一愣,似是不相信这刚才翻墙如此迅猛的人,怎会如此好说话?神色微带疑惑,礼貌的应了一句:“呵呵。”继而转过身子。

仙儿一见诗礼转身,也慌忙行礼:“二哥哥!”

“不必多礼!”诗礼随手一摆,姿态高雅。

继而把目光停留在景云拿着油纸伞的莹白如玉的手指上,颇有意味的扬眉笑道:“想不到男子一双手竟也可以生得这般的美,如此看来,看来不爬墙可惜了。”

春喜本就对严诗礼不满,此刻见诗礼出言辱她的主子,不禁怒从心起,顾不得很多,反驳道:“堂堂严府的公子也像那些市井小民一样斤斤计较?”

“春喜,住口!在严府里,不得放肆!”景云立刻轻声喝止。人在屋檐下是由不得自己的,况且已经进来了,哪有在爬出去的道理。

她见诗礼面上张扬的笑意,分明是有意刁难羞辱,以此为乐。而她赶了一天的路,身体疲乏,不愿多做缠绕,况且她对那个荒芜了很久的宅子很感兴趣,她可不想因为一时的逞强而失去了这次机会的。

便淡淡道:“多谢诗礼公子的夸奖了!在下这双手还能看的过去。”

诗礼从始至终,对其他人看也没看一眼,只是望着景云的目光中不由兴起一丝玩味,一般人被人如此奚落,定然怒目相向,可这位公子似乎并不在意。

他挑了挑眉,斜目细细打量着她,虽灯光昏暗,但隐约能看出肤白若雪,眼瞳清亮,他一向只爱美女,若是个女子就好了,可惜是个男子。

“你还算懂得最基本的礼貌,在本公子面前还有一点点的自知之明。”

景云只是掩唇一笑,嘴角含着一抹浅淡的讥讽,却是笑而不语。

仙儿额头冷汗直冒,自己的二哥说话行事,越发的张扬,从来不分人物场合,凡事都随性而为,人家毕竟是客人,虽是翻墙而入,也是客人啊。

幸好脾气修养都极好,不然还不得闹个鸡飞狗跳,非打起来不可。

想到这,他连忙岔开话题,“二哥来的可好,正好那儿的文苑无人居住,可否帮请示陈管家借与诸葛公子暂住几日?”

诗礼眉峰一挑,转眸望他,不咸不淡的开口说道道:“你莫不是糊涂了?这个府里的人没有老太太的允许是谁也进不了文苑的。要去你自己去。我可不去惹这身骚。”

严府什么时候闭过门啊?如果大门紧闭,自有紧闭的道理。你自然翻墙进来了,后面的事你就自己做吧。无需找别人,自己担着即可。”

严诗礼的一席话,听得景云心中一惊,雨中关门有关门的道理,而自己却不知道尊重人家,翻墙而入,却不料,造成了今日这种骑虎难下的局面。

留下很难看,走也不是。

仙儿微微侧目看向景云,面色极是为难。

精彩评论:

说实话,丁小乔这本带点玄幻性质的小说,在他所写的众多小说中不算多优秀,我之所以看下去也是想看看主角(景云,小姐)和大洋马女朋友的故事如何进展。可惜,还是太监掉了,丁小乔同学也至今没有一本小说是完本的,无怪乎丁小乔的贴吧如此简练的介绍他:“一入宫门深似海,从此节操是路人。"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