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光与暗的交点》光与暗之子 玄幻小说 光与暗的交点傲娇受

更新时间:2020-02-11 11:04:08

《光与暗的交点》光与暗之子 玄幻小说 光与暗的交点傲娇受 已完结

《光与暗的交点》

来源:互联网 作者:风随影动 分类:玄幻主角:萨尔,南云

火爆热文《光与暗的交点》是风随影动原创的一本玄幻类作品,剧情中的主线角色是萨尔,南云,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拍案叫绝,值得追。精彩内容试看:到了要出发的时间了,美佳看着冷着一张脸的子龙,犹豫了一下还是轻声开了口:“要走了,你真的不去和雪道别么!”她小心的看着子龙的脸色,心中不由的有点担心。“不用了,我想她未必想我去啊!”子龙轻轻的说着,眼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到了要出发的时间了,美佳看着冷着一张脸的子龙,犹豫了一下还是轻声开了口:“要走了,你真的不去和雪道别么!”她小心的看着子龙的脸色,心中不由的有点担心。

“不用了,我想她未必想我去啊!”子龙轻轻的说着,眼中闪过一丝不被察觉的苦楚。

“不会的,她……”美佳刚想说出小雪那天对他的关心,但是却被紫凌制止。子龙怀疑的看了她们一眼,但最后还是没有说什么,转身走出了学院,他没有发现小雪在塔楼之上一直在用目光为他送别。

子龙离开之后,小雪又开始四处查询海蓝的消息,她几乎一有时间就会混进毅仁的庄园,在那群奴隶之间打探着消息,但是始终一无所获。

这天,小雪刚刚回到学院,就看见南云慌慌张张的跑了过来。

“雪,不好了,萨尔出事了!”南云一脸的紧张,“我怀疑他被毅仁长老的人抓回去了!”

“什么时候的事情?”小雪听了之后轻轻蹙眉。

“下午的时候,萨尔看见你出去很久都没回来就说要去接你,可是他出去了就没回来。我看他离开学院的时间太久怕有危险,就出去找他了,结果发现树林中有打斗的迹象,还有着血迹,我追着脚印过去,发现一直到毅仁庄园才消失!”

南云越说声音越小,小雪心中的不安也在扩大。下午在庄园的时候就听说抓到一个逃跑的奴隶,没想到竟然是萨尔,这下可真的麻烦了呢,小雪轻轻的想着,不停的在房间里面踱着。

“雪,怎么办啊,如果不去救他的话他一定没命的!”南云第一次如此紧张除了小雪之外的人,小雪看着南云稍稍愣了一下。

“我知道的,就怕我们两个没有办法顺利的救他出来啊,如果我没有受伤就好了啊!”说这话的小雪有一点点的无奈,“南云,附近的地形图你有么,我想看看!”小雪轻声询问,南云将地形图交到小雪的手上,自己退到了旁边一言不发的看着沉思中的小雪。

小雪在地图上仔细的查看着,如果萨尔是在学院附近被抓回去的,那就不能再把人带回学院,不然很快就会被卫兵们找到踪迹的。小雪手中的笔划向最近的一个驿站,从山庄到那里步行大概要2个小时,如果使用灵力移动到那里,可以有2个小时的恢复时间,而且那边有最短的路线可以潜过镜泉到达暗族的地区,这样萨尔应该就会安全了吧,小雪仔细的考察着可行性,确定了路线没有问题,剩下的就是如何进去救人了,小雪看了南云一眼,突然想到之前紫凌留下的一种药,她的嘴角微微上扬,这样的话应该有把握了呢!

昏迷中的萨尔慢慢的清醒,却发现自己被吊在了那个久违的广场之上。稍微想要运用内劲冲开铁锁,却发现自己一点力气都使不出,还扯动了身上的伤口火辣辣的痛,他无奈的笑了笑放弃了挣扎。想到自己本来是要设下陷阱伏击冰玄雪的,却一个不留意惊动了毅仁庄园的巡逻卫兵,本来已经摆脱了追踪就要离开了,却又误入了近卫军营,自己的武功是不弱但是近卫军也似乎多了一点,他竟然寡不敌众的成了俘虏,自己也太不走运了吧。现在竟然又被吊在当年那个广场之上,被人当作逃奴来鞭打示众,真是太讽刺了!

他不甘心的打量着周围的情况,这里和8年之前没有任何差别啊,而自己好像和当年也没什么差,又被抓到了啊,不知道自己的灵力什么时候才能恢复,看来真的又要在这里吃些苦头了呢,他低咒了一声,这个该死的地方总有一天我要杀他个鸡犬不宁呢。

萨尔轻轻的把头低了下来,金色的长发把他那俊美的容颜遮了起来,他默默承受着四周打手施与的种种酷刑,只要自己的灵力恢复个七八成就可以离开这里了,一定要在那个人渣回来之前恢复啊,萨尔暗暗的凝聚灵力,一边向上天请求千万不要让那个毅仁再发现他。

不知道是不是萨尔的命太差,他灵力还没有恢复到三成,就听说那个毅仁长老已经返回,他在心中暗叫不好。

果然,听说有抓到一个逃跑的奴隶,毅仁长老拖着他那臃肿的身体来到了奴隶场,他远远的看着打手们施刑,眉头紧皱,自己并不记得有着金色长发的奴隶呢,他一边低声和侍卫长说着什么,转身离开了奴隶场。

萨尔看到毅仁离开,刚想松一口气,却发现毅仁的侍卫长冲自己跑了过来,他仔细的打量着萨尔,示意侍卫将他押入地牢。

“差点让你给骗过去了,”侍卫长亲自对萨尔进行着审讯,“说,你到底是谁,混进这里想要做什么!”鞭子重重的打在萨尔的身上,又多了一道血痕。

“不是说过了吗,我逃走被你们的人又抓回来,”萨尔淡淡的开口。

侍卫长冷笑着,“你的话骗的了别人可是骗不了长老的,这里根本就没有你这样头发的奴隶呢!”他看了打手一眼命令再鞭,“不想吃苦头就快点招了,这鞭子可不是普通的鞭子,搞不好会连你的骨头都打碎的!”

接着又是一鞭落在了背上,萨尔发出一声闷哼,果然,刚刚聚起的灵力在鞭子的冲击之下竟然又散开了,而且伤口的痛似乎可以透过护体灵气直入骨髓,萨尔看了那人一眼摇摇头,要是被他们知道自己的身份恐怕真的没办法逃了呢!挨了不知多少鞭子之后,萨尔支持不住又昏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萨尔缓缓的睁开了眼睛。他突然一惊,眼前出现了他最不想看到的人——那个毅仁长老,萨尔的表情顿时变了,蓝色的眼睛之中有着恐惧、慌乱、愤怒还有一些屈辱。

毅仁看到萨尔的脸以及那双漂亮的蓝色眼睛,脸上露出惊艳的表情,差点流下口水,他的手不安分的抚上萨尔的脸,嘴里啧啧的赞叹着,“没发现竟然是这么漂亮的人呢,吃了这些苦真的是可惜了啊!”萨尔厌恶的撇过头。

看到萨尔这样的反应,毅仁笑的更是不善,他慢慢的靠上萨尔的身子,手在萨尔的脸上不断的摸索着。萨尔紧紧咬住下唇,手抓紧吊着他的铁锁,任凭吊索之上的刺深深刺入手腕,血顺着他白皙的肌肤滴落。

毅仁长老见状发出一阵坏笑,“别再做无谓的挣扎了,乖乖的顺从我,你还可以少受些皮肉之苦呢,”毅仁在萨尔耳边小声的说着:“这么漂亮的一个人我还真是舍不得再对你动刑了呢!”

“你这个禽兽,要打要杀悉听尊便!”萨尔愤怒的瞪大了眼睛,儿时屈辱的一幕似乎又在眼前浮现,让他忍不住战栗起来。

毅仁冷哼一声,笑着从身上掏出一颗红色的药丸,“不要说的这么肯定呢,你一定会来求我的!”说着就将药硬塞进了萨尔的口中。

吃下那颗药之后,萨尔只觉得浑身燥热起来,似乎身体也在起着变化,他用力的扯动着吊索想要挣脱,引得锁链不断发出哗哗的响声,无奈他四肢都被吊着,且灵力还没有恢复,铁链丝毫无损但那刺却又深深的刺入肉中,而毅仁则在一旁看好戏一样的看着萨尔。

终于放弃了挣扎,萨尔认命的闭上眼睛,慢慢等待那一刻的凌辱,一张俊脸满是红晕。不知是因为羞辱抑或是药力所为,萨尔只觉得身体越来越热,身上一点力气都使不出,而且药力似乎刺激着伤口火灼一般的痛,他的身上开始遍布着小小的汗珠,意识也慢慢的开始模糊,嘴里不自觉的发出一些低叹,毅仁满意的看着萨尔的变化,脸上的笑意更是深刻了。

“总有一天我会让你为今天给我的屈辱付出代价的!”萨尔看了毅仁一眼,低声暗咒,而毅仁根本就不理会萨尔说了什么,慢慢的靠近,手也开始不安分的在萨尔的身上乱摸着,萨尔把头别向一旁,眼角流下一道屈辱的泪水。

正当萨尔已经放弃了希望的时刻,地牢之中突然燃起一阵紫色的烟雾,顿时此处变得一片慌乱。

毅仁慌忙掩着口鼻从萨尔身边退下,只觉得有一道人影从自己身边晃过,胸口就中了一招,人直直的倒了下去。

萨尔半睁开眼睛,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来人。

“竟然把你关在这里了,我找了好久呢,还好你没事呢!”小雪小声的嘟囔着。

萨尔惊异的眨了眨眼睛,真的是她,冰玄雪竟然会冒着这么大的危险来救自己,一个才认识几天的黑族人!

“你还好么,那个混蛋没有怎么你吧,” 看到萨尔浑身的伤痕而且表情怪异,小雪脸上写满了关心,没有丝毫的虚假,“再坚持一下啊,萨尔,我马上放你下来!”小雪将周围靠过来的侍卫击倒,快速掏出匕首将锁在萨尔手脚上的锁链砍断。

“为什么要冒险救我!”萨尔盯着小雪的脸微微动了动唇。

小雪淡淡的一笑,“人救人需要理由么,傻瓜!”

萨尔的心中猛然一震,他看向小雪的目光很是复杂,不觉一股暖流从心底涌起,他挣扎着想要说些什么,但是身体却不再受他的控制,直接陷入昏迷。

人已然救到,小雪无心恋战,在和南云汇合之后,她双手结了一个印记,轻轻念动咒语,淡淡的灵力将3人包围,没等众人反应过来,小雪等人已经消失了踪迹。

牺牲

淡淡的光逐渐的消失,“雪,这是哪里?”南云看了一下树林之中的那间小屋,这里似乎离学院很远的样子。

“这里是进入镜山林区唯一的驿站,距离毅仁的庄园应该有2个小时的路程,我们有2个小时的时间休息一下的!”小雪扶住还在昏迷之中的萨尔,一边走进小屋一边解释着,“我看他好像很痛苦的样子,而且身体也热的厉害是不是中毒了啊!”小雪一直将萨尔扶到床上,有些担心的向南云询问。

南云看着浑身火热而且不断低叹着的萨尔,似乎明白了什么,“雪,你先出去恢复灵力可以么,刚刚消耗很大吧,”南云突然的说着。

小雪有些不解的看着南云,“我还好啦,怎么突然说这个啊,我们还是先救萨尔要紧呢!”

“萨尔交给我就好了,我马上帮他解毒,你在门口替我守着,无论怎样都不要进来,否则就会让我分心的。而且你也要尽快恢复灵力,他身上的伤口还需要动用你的灵力来治愈的,”南云看看萨尔又看了小雪,似乎作了一个决定。

小雪还想说些什么,但是看到南云坚决的表情,还是顺从的向门口走去,她又回头看了南云一眼,看到南云在用眼神催促她快些出去,虽然有些担心但最后还是关上门走到了树林之中。

南云看着表情痛苦的萨尔,慢慢的将自己的衣衫退掉,又小心翼翼的把萨尔的衣裤退去。她咬了咬牙,将自己的身子靠在了萨尔的身上,也许是女性的体香刺激了萨尔的感官,又或是药力最后发挥了作用,萨尔轻哼一声,将南云压住。

小雪听见小屋之内发出很大的响声,担心的在门口转了又转,但是又怕影响南云解毒,整个人根本就没有办法完全静下心来吸收灵力。终于南云脸色苍白的从屋内走了出来,小雪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

“怎么样了啊!”小雪连忙扶住南云摇摇晃晃的身子,小心的帮她拭去额上的汗水。

南云的嘴角似乎有着笑意,“萨尔没事了,你快去帮他疗伤吧!”

小雪不放心的看着南云,“你的脸色很差呢,难不成刚刚的灵力消耗太多了?”

南云淡淡的摇摇头,“我没事的,休息一下就好了,你快去给他疗伤吧,不知道长老什么时候会追过来呢,我们要动作快一些了呢!”

“可是你……”小雪还是不放心。

“我真的没事的,你快去吧,不然就来不及了呢,记得先将他的护体罡气散去呢!”南云催促着,却不忘提醒小雪疗伤的注意事项。

小雪望了一下远处,又看看南云,点点头转身走到了萨尔的身边。

萨尔似乎呼吸已经平稳了,小雪将自己的灵力聚于手心,附上萨尔的伤口,慢慢的那些丑陋的伤痕开始变浅,最后只剩淡淡的一道红色的细痕。小雪将灵力收回,小心翼翼的帮萨尔擦干身上的汗珠,有些担心的看着窗外,不好的预感在心里升起。

萨尔终于恢复了知觉,他看着身下的血迹,又看了一眼陪在自己身边脸色苍白的小雪,她又一次救了我,为什么她会这样对我呢,我明明是和她敌对的人啊,为什么她要耗费灵力而且还……萨尔表情复杂的看着小雪。

“你醒了,太好了!”小雪看到萨尔转醒,终于展出了笑颜,萨尔就那样的愣住了。

“喂,你不要紧吧,萨尔!”小雪轻声的召唤着,萨尔羞赧的一笑,脸又开始泛红。

“你还要再坚持一下呢,我们没有时间再休息了,必须赶紧离开这里呢!”小雪将南云也叫到屋内把自己的计划告诉给两个人,“萨尔,你有在听吗,”看到萨尔一直魂不守舍的看着自己,小雪连忙出声关心着:“是你的毒还没有完全解除还是那个毅仁对你做过什么更过分的事情了!”

萨尔红着脸轻轻的摇摇头,“没事,我真的没事。”

“我看还是再休息一下吧,你的伤口才愈合的,我怕你会吃不消的呢!”小雪很是担心。

“不用担心我的,以前我也是这样逃的,没有事的,我可以的!”萨尔连忙想要起身,小雪刚想要制止,却看见南云脸色开始变得凝重。

“雪,我看已经没有时间给萨尔休养了,毅仁长老已经向这边过来了,而且还有很多的卫兵!”

小雪听了身体一震,“怎么会这么快,还不到3个小时就找到我们这里了!”小雪担心的望了一眼窗外,现在自己的灵力只有5成左右,萨尔伤口才愈合没有办法自如行动,南云似乎刚才使用灵力过度,现在连站都站不稳的,这样子根本就无法逃到对岸呢,小雪在屋里不停的踱着,一时想不出解决的方法。

“雪,你带萨尔从后门先离开吧,我想办法阻挡他们一阵子,”南云轻轻的说出自己的想法。

“怎么可以,你现在连站都站不稳的,我怎么能!不行,我不同意的!就算要逃也应该是你和萨尔啊!”小雪坚决的反对。

“雪,已经没有时间了,我留下是大家可以逃命的唯一的方法,你快点带萨尔离开,他们要找得只是萨尔,在这里找不到他毅仁长老也不会为难我的,”南云抓着小雪的手,“别犹豫了,我答应你他们走远之后我就会去追你们的,放心啊!”

“可是……”

“雪,你要让萨尔安全的啊,现在带上我,根本就不能在被他们发现之前渡河的,雪!”南云眼中有着坚决也有着恳求。

小雪深深的看着南云,将她的手反握,“南云,一定要来的!”

南云淡然一笑,目送着萨尔和小雪的离开。笑容随着他们背影的消失而消失,南云轻轻的坐到了萨尔之前睡过的地方,手轻轻的抚过床上丝丝的血痕,萨尔,恐怕此时一别就没有再见之期了啊,你一定要逃掉啊,雪,一切拜托你了啊,要保护好萨尔啊,雪!

没多久,毅仁长老带着卫兵冲进了小屋,他有些不敢相信这里竟然只有南云一个人,“人呢,那个金发的奴隶还有和你一起救人的人呢?”他急声询问。

“我不知道您在说什么,”南云淡淡的开口。

“你想背叛长老会么,南云,你忘记你的任务了么?刚刚的人应该就是冰玄雪对不对,他们去哪里了!”

南云轻轻将头转向他处,“什么金发奴隶的我根本就没有见过的,您不相信就在这里找找吧!”

毅仁长老看了南云一眼,命令卫兵在四周搜索着,自己则在屋里巡视着,突然他发现床上那明显的血迹,嘴角扬起一丝冷笑。

他将南云一把抓住,“这些血迹怎么回事呢,南云,你不是说没有的么,那这些血迹你怎么解释!”毅仁恶狠狠的看着南云,“你自己身上有着什么样的装置你不会不知道吧,不然我也不会这么快就追到这里呢,快点说吧,你应该知道我的手段的!”

南云轻轻的将他摆脱,“我不知道,我的身份被冰玄雪发觉了,所以她没有让我同行的,我不知道她现在在哪里了!”

“你以为我会相信这种鬼话,是你故意掩护他们逃跑的对不对,快说,我没什么耐性的!”

“我是明长老的人,你私自对付我不怕明长老会责怪的么!”南云一边躲着毅仁一边小声的说着。

“我不相信明会为了一个棋子和我过不去的,而且还是一个不听话的棋子呢!”毅仁将南云的头发撩起,露出脖子上面的吻痕,“我还以为是冰玄雪替那个奴隶解了我的密药呢,原来是你啊,这样看来就算是明长老在这里也会一样对付你了呢!你为了那个黑族的奴隶背叛长老会,南云这就是你的决定么,你不想再为我们工作了对不对啊,你不会忘记你的妹妹了吧!”

南云的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随即又恢复了平静,她淡淡的笑着,“现在的我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呢,只要他可以平安就可以了!”

“那你是铁了心要护着他们了?”毅仁瞥了南云一眼,南云轻轻点点头,表情坚决。

毅仁盯着南云看了许久,“这样的话你就不要怪我了,我要他们的下落,这是你的最后的机会了!”说着他一招手,卫兵冲进了房间,“你应该知道这些个人有多久没有碰过女人了吧,我要你的答案!”

南云看了他们一眼,双唇紧紧抿在一起,但是仍旧决绝的摇了摇头,毅仁冷哼了一声,示意卫兵动手,自己转身走出了小屋。

小雪扶着萨尔在树林之中不断的向前狂奔着,一刻都不敢松懈,她不断的回头看着小屋的方向,心中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烈。突然她人猛的停住了,眼睛紧紧的盯着小屋的方向,

萨尔不解的看着小雪的侧脸,“雪,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不对,我们走错方向了么!”

小雪摇摇头,“不是方向,是南云,我刚刚好像听到她的声音了!”她小声的说着。

“你在担心她对么,要不我们回去好不好!”萨尔盯着小雪的脸。

小雪轻轻低下了头,乌黑的长发散在身上,将她的面庞遮住,萨尔看不清小雪的表情。小雪盯着来的方向看了很久,最后她咬了咬牙,将眼角滑下的泪水拭去,转头看了萨尔一眼,“不,我们继续走,很快就到镜泉了,过了镜泉你就安全了,现在我不能用你的生命来冒险的,如果南云知道的话也会同意的!”

说着她拉起萨尔继续向镜泉奔去,可泪水却不受控制的从脸颊不断的滑落。

南云,不要出事,千万,等我啊,我很快就会回去救你的,你千万要活着啊!

精彩评论:

很多人说这本书《光与暗的交点》是玄幻小说中的一股清流,确实如此,没有过多的宅臭味和无聊的动漫女主乱入,是一本难得具有玄幻味道的小说。看这部小说的时候让我想起了去年的一部日剧,两者多少有相似的外壳,都是讲一个小说家和一群神经病女朋友的故事。当然,具体的情节还是很不一样的。作者(风随影动)说这本小说本质上是一部后宫恋爱喜剧,恕我直言,我是没看出有多少喜剧的东西出来。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